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十九章
  宋岚用筷子沾了茶水在桌上写道:“聂宗主的棺樽破了?”
  蓝曦臣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轻声道:“所幸未曾逃出山林,暂时不至于殃及百姓,但之后如何,却是难说。”
  宋岚颔首,又写道:“我夜猎至此,听闻附近有大量走尸出没,是否与此事有关?”
蓝曦臣道:“的确是煞气过重所至,周遭的走尸此番已被我们清理干净,可还是要早日封棺为上。”
宋岚这些年四处游荡,虽对当年观音庙一役有所耳闻,却知之甚少,听几人讲完如今情况,沉吟半晌,写道:“我与你们一同回荒山,若鬼将军与我联手,或可掣肘一二。”
都是悍不畏死的凶尸,对上聂明玦,自然比血肉之躯强上许多。
蓝曦臣闻言欣然拱手道:“多谢宋道长相助。”
宋岚摇了摇头,目光落在方才坐下时,被他小心翼翼放在桌旁的锁灵囊上,伸手将其中一只轻轻拢住,严丝合缝地贴着掌心,指尖微曲,在上面轻轻骚了骚。
他眸中倏忽闪过温软笑意,写道:“一同星尘,除魔奸邪,是我的承诺。”
而他掌心的锁灵囊,便真似有灵一般,就在他写完的刹那,轻轻在他掌心蹭了蹭。
于是众人便看到,宋岚那本该因尸化而僵硬冷涩的面孔,竟唇角微弯,露出一个微微扭曲,艰难得甚至算不上笑,却不容忽视的微笑来。
魏无羡微微侧过头,眼眶竟有些热。
当年义城的惨状似乎犹在昨日,晓星尘悲愤自绝魂飞魄散,宋岚被做成凶尸驱使,恢复神智后背负双剑携了锁灵囊独自远走,便再无消息,时隔多年,眼前这温暖又窝心的一幕,令魏无羡这般局外人也莫名生出些酸涩怅然来。
气氛正好,蓝忘机却忽然蹙眉道;“不对。”
魏无羡咦了一声,便听得蓝忘机沉声道:“平日此时,该是江澄传来消息的时候。”
几人一怔,紧接着神色猛地变了变,蓝曦臣沉声道:“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启程回去。”
从客栈到荒山的路程,御剑也不过盏茶时间,几人到了山脚时,便看到负责巡察的聂氏弟子步履匆匆地向山林方向赶去,神色间满是惶惶不安。
众人心中都有不好的预感升起,宋岚解下了腰间的锁灵囊,小心翼翼地托在掌心,生怕碰坏了一般,轻轻摩挲了半晌,珍而重之的交到了魏无羡手里。
宋岚抽出抚雪,在地上写道:“我现在便去后山,锁灵囊交托与你,请代我照看好他。”
晓星尘的魂魄已在锁灵囊中温养十四年,虽仍虚弱的很,却渐渐有了些微意识,此时似是感到宋岚的气息远去,托着自己的手掌换了人,竟不满地在魏无羡掌心里弹了弹,便要向着宋岚的方向弹去。
虽说有了神智,却分明是一副稚子模样。
宋岚吓得赶忙好生将他接住,虽然早已没了心跳,却仍觉得有什么东西刹那间提到了嗓子眼,令他胆战心惊。
他将晓星尘的锁灵囊捧在手上,眸中的神色简直称得上庆幸,分明是没有呼吸的凶尸,却莫名给人一种松了口气的错觉。
宋岚屈指敲了敲手中的锁灵囊,力道很轻,似是责备,锁灵囊在他手中晃了晃,忽然变得扁了些,竟透出一股委屈的意味来。
宋岚颇有些无奈,指尖在锁灵囊上轻轻写了什么,等宋岚再次将锁灵囊交到魏无羡手中时,锁灵囊便乖乖地不再动了。
只是比之前瘪了不知多少,蔫蔫的一动不动,一看就是一副老大不乐意的模样。
魏无羡竟被一只锁灵囊嫌弃了,饶是此时情况特殊,也不由得啼笑皆非起来。
宋岚将仅有的牵挂安置好了,便向着山林方向走去,然而他才走出几步,便见聂怀桑跌跌撞撞地从远处跑来,半边肩膀上满是血迹,滴滴答答地落了一路。
而他身后隐隐传来了凶尸的嘶吼声。
聂怀桑仓皇逃窜,形容可算是狼狈至极,看到蓝曦臣等人时就仿佛看到了救星,面上闪过狂喜,口中高喊了一声二哥,便向着蓝曦臣的方向奔来。
蓝曦臣当下便心中一沉。
此时聂怀桑向他奔来,浓重的血腥味势必会将聂明玦引来,而聂明玦一旦追来,第一时间便会发现站在他身旁的金光瑶。
蓝曦臣猛地喝道:“阿瑶闪开!”
然而话一出口,还是晚了,聂怀桑跌跌撞撞地奔至蓝曦臣面前,也不知是体力不支还是怎的,他似是不敢靠蓝曦臣太近,便直直地向着金光瑶的方向歪去,满身血污顷刻间便蹭了金光瑶一身。
而聂怀桑身后,聂明玦已紧随而至!
金光瑶脸色一变,猛地闪身后退,聂明玦骤然感受到两股熟悉的气息,一时间顿在原地,显得有些困惑,然而下一瞬,他似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一般,嘶吼一声,扔下聂怀桑,猛地向金光瑶的方向袭去,动作比之前迅猛了不止一倍。
刀枪剑戟于聂明玦而言皆是无用,蓝曦臣当机立断,自聂明玦身后猛地扼住他脖颈,用血肉之躯生生阻了聂明玦的去势,手臂用力到青筋暴起。
聂明玦已近癫狂,被蓝曦臣阻住去路后更是大怒,手臂竟硬生生扭曲了一个刁钻的角度,向着蓝曦臣命门猛地抓去。
金光瑶暗自咬牙,聂怀桑是故意的!
故意用自己的血将聂明玦引出来,故意撞在他身上,无非是想借聂明玦的手杀了他!哪怕再不济,也能借此将他的身份暴露无疑!
然而此时他再顾不得暴露与否,袖中金线飞快射出,刹时缠住了聂明玦的手臂关节,将那只抓向蓝曦臣的手臂直直卸了下来!
而在聂明玦手臂被缷的同时,身上挂了彩的江澄和金凌刚好赶到,乍见这一幕正目露惊愕,宋岚已迅速地扑了上来,与聂明玦缠斗在一起,紧接着鬼笛陈情与忘机琴声起,众人也加入战局。
然而聂明玦却不再如每次一般无目的无差别的攻击,即便这么多人将他团团围住,也不曾分担去分毫的注意力,他双目死死地盯着金光瑶,固执地将包围圈撕开一个又一个缺口,发了疯似地向着金光瑶的方向攻去。
聂明玦带给金光瑶的恐惧太深,此时他一点一点的靠近,金光瑶不由得脸色发白,步步后退,却到底没做出转身就逃的事来,而是抿了抿干涩的唇,手中的金线蓄势待发。
魏无羡的笛声越发急促,几人渐渐地有些支撑不住,几乎所有身上都挂了彩,蓝曦臣尤为严重。
金光瑶心中焦虑,却不敢靠近,生怕更激得聂明玦狂性大发,只得攥紧了手中金线,指尖被割出了缕缕血丝也未曾察觉。
就在聂明玦将蓝曦臣逼得倒退数步,找准空隙向金光瑶扑来的刹那,一道黑影猛地挡在金光瑶,阻了聂明玦的攻势,笛声在同一时刻骤然停止,紧接着金光瑶便听到魏无羡有气无力的一声抱怨;“谢天谢地,你再不来我就要被活撕了!”
温宁只顾着跟聂明玦缠斗,没空理他,宋岚也看准机会加入进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地配合,不知不觉竟站了上风,将聂明玦逼得向山林方向退去。
众人于是散开,将打斗空间留给他们,然而宋岚和温宁虽占了上风,要想擒住聂明玦却仍困难,只得随着聂明玦且战且退,最终没入林中。
凶尸之间的缠斗简直可以用可怖来形容,林中树木顷刻间便被毁了一片,众人根本无法靠近,只得在远处观望,聂怀桑心中暗恨,忽然发难道;“二哥,有些事情,是不是该好好解释一下了?”
此言一出,众人的神色都变了变,望向金光瑶的目光有些复杂难言。
背上的恨生,熟悉的金线,聂明玦的发狂,蓝曦臣曾经言辞模糊的掩饰与回护,无一不指向同一种可能。
聂怀桑看向蓝曦臣,咄咄逼人道:“金光瑶的尸体不在棺中,二哥这些年四处云游,将宋瑶收入蓝氏后却突然停止,而如今宋瑶处处可疑,二哥是否该给个说法?”
聂怀桑忽然笑了笑,道:“还是说,二哥素来清明,竟要帮助罪恶滔天之人,欺瞒世人?”
未等蓝曦臣回话,金光瑶冷笑了一声,直接对上聂怀桑,眼角眉梢流露出几分讥诮,道:“你说的没错。”
他话音刚落,金凌脸上刹时便露出个似哭似笑地表情,突口道:“小叔......”
江澄冷声道;“住口!”
金光瑶被金凌那一声小叔唤得顿了顿,紧接着笑了笑,道:“好歹也曾名列三尊,能从棺樽中逃出生天自有我的门道,只是聂宗主,你大哥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你紧抓着这事不放,丝毫不顾当前急迫的形势,却是何意?”
聂怀桑脸色变了变,就在这档口,蓝忘机忽然神色一凛,喝到:“什么人!”
便在他喝出这一声后,周围忽然出现了一众神色冷锐的白衣修士,将几人团团围住。
金光瑶拍了拍掌,轻笑了一声。
江澄神色阴冷道:“金光瑶,你真以为凭这些乌合之众,便能奈何得了我们?”
金光瑶好脾气地笑道:“自然是奈何不了江大宗主的,只是如今情况未定,江宗主是觉得和我在这里耗着好些,还是让我这些人也跟着略尽些绵薄之力好些呢?”
江澄嗤笑一声,手中的紫电噼啪作响,眼看着就要动手,金凌却猛地扯了扯他的手臂,低声道:“舅舅,他前不久刚救过我的命......”
于是江澄便不得已顿住了,面色更加阴冷,却是偏过头冷哼一声,不再动了。
金光瑶道:“多谢江宗主和金小宗主。”
金凌眸光闪烁了一下,没有说话。
金光瑶摆了摆手,周围的白衣修士便顺从的推开,气氛不再如刚才般剑拔弩张。
聂怀桑心有不甘,奈何白衣修士虽比不得江澄等人修为深厚,却胜在人多,若真在此时打起来,只会得不偿失,自然不会有人赞同。
若只金光瑶一人还好,可聂怀桑未曾料到金光瑶死后这么多年竟仍有势力未曾被他清理干净,此时进退维谷,一时间竟孤立无援。
他心中恨极,却只能暂时按捺下来,眼睁睁地看着金光瑶走到白衣修士中间,与他们隔了一段不远不近的安全距离,施施然坐了下来。
金光瑶看向众人,道:“在场诸位中只有我最熟悉聂明玦,若鬼将军和宋道长能成功拖住他,我便有把握将他重新封回棺中。”

作者有话说:
全世界最好的双道长噫呜呜噫,小星星太可爱了我吹爆【以及向站薛晓or晓薛的小可爱拆cp致歉,可忽略此条】
ps情节上不太成熟,傻白甜作者实在脑力有限……若有逻辑问题欢迎指出

评论(1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