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十六章
  蓝曦臣一生磊落,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望而却步。
  然而此刻他站在门外,明明只要推开门就能见到那个人,将一切问个清楚明白,可落在房门上的手几次抬起落下,却最终也没有用力去推。
  蓝曦臣第一次体会到情怯的痛苦,难受得他一颗心紧缩着,微微发疼。
  他揉了揉眉心,诸多猜测萦绕在心间,一时间竟不知该何去何从。
  门在这时开了。
  金光瑶从门后探出头来,不着痕迹的打量了蓝曦臣片刻,随即疑惑道:“泽芜君,怎么不进来?”
  蓝曦臣有一瞬间的错愕,随即收敛起心神,微微笑道;“在想些事情。”
  金光瑶故作好奇道:“什么事情......竟然能让泽芜君连自己要做什么都忘了?”
  蓝曦臣摇了摇头,随着金光瑶进了门,忽然道:“荒山贫瘠,这几日的吃食该是粗陋了些,可还习惯?”
  金光瑶笑眯眯道:“怎么会不习惯?我很好养活的,有些热饭就行。”
  蓝曦臣抚了抚金光瑶的发,叹息似的道:“总归是累你吃了苦,待此间事了,我便带你去兰陵好好转转。”
  金光瑶眸光一闪,心中暗自警惕起来,果然,下一秒,便听到蓝曦臣试探的问道:“说起来,兰陵菜和姑苏菜,阿瑶更喜欢哪个?”
  若是按照上辈子金光瑶圆滑的脾气,自然是答姑苏菜,再顺势夸赞一番。
  于是金光瑶笑了起来,道:“姑苏菜吃得多了,便有些腻了,反倒觉得兰陵菜更新鲜一些。”
  蓝曦臣垂眸坐下,却是不说话了。
  金光瑶心里一紧,放轻了声音,问道:“泽芜君,你怎么了?”
  蓝曦臣摇了摇头,慢慢道:“只是觉得......阿瑶向来谨守着礼数,没想到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金光瑶想让蓝曦臣觉得自己与上一世不同,可这一世的他,蓝曦臣又何尝没有用心去了解过呢?
  金光瑶神色一僵,道:“我......”
  他刚说了一个字,蓝曦臣忽然探身过来,将他一把扯进了怀里,于是那些未尽的话,便就这样硬生生被咽了回去。
  蓝曦臣的动作难得急躁,箍在金光瑶肩头的手臂收得很紧,金光瑶想抬头去看他神色,却被蓝曦臣按住了。
  蓝曦臣不想让金光瑶看到他此时的模样。
  仓皇的,难堪的,无错的......全然不复往日气度般痛极的模样。
  蓝曦臣从来没有想过,当这层窗户纸被猝不及防的挑开后,该如何面对金光瑶。
  他做不到若无其事的一笔揭过,也做不到恍若未闻的装聋作哑,只能这样紧紧地将人抱着,仿佛这样,便能抓住些什么似的。
  金光瑶闭了闭眼,侧脸贴在蓝曦臣温热的胸膛,耳畔便能听到他微乱的心跳声。
  他知道蓝曦臣在想什么。
  那个人素来是有什么事情都抢着往自己身上揽的,前世种种,怕是早被他放在心头压着,愧疚自责。
  金光瑶死了一了百了,蓝曦臣活着却是煎熬。
  到底曾被蓝曦臣引为知己,对于蓝曦臣,金光瑶再了解不过了。
  蓝曦臣找到他,想要好好教导他,补偿他,可如今疑虑他重拾了记忆,蓝曦臣定是心痛不安的,或许......还有怀疑吧。
  金光瑶弯了弯唇角,他的确早已没什么信誉可言。
  正这般暗自思量着,蓝曦臣忽然开了口,那声音有些哑,不复往日的清润柔和,因着离得太近,金光瑶甚至能听出他尾音里细微的颤抖。
  蓝曦臣说:“阿瑶......莫要骗我。”
  话音未落,金光瑶突然感到颈边点滴凉意,顺着领口滑进了胸膛,分明是凉的,却灼得他整个人懵了懵。
  那是......什么?
  金光瑶怔了一瞬,忽然剧烈的挣扎起来。
  然而蓝曦臣的臂力大得惊人,金光瑶的修为不及他,一时间竟怎么也挣脱不开,他有些急了,默默的施了暗劲,蓝曦臣闷哼了一声,却仍不为所动,只低低的唤:“阿瑶。”
  于是金光瑶的挣扎便停了,埋首在蓝曦臣胸前,心中复杂难言。
  蓝曦臣在害怕。
  蓝曦臣的确被他骗得怕了,被他骗得害死了结义大哥,骗得置百家于危地,甚至于从年少时那一场侠义相助似地相遇,也不过是他设计好的一场骗局。
  他虽从未害过蓝曦臣,却将他利用了个彻底,以至于即便蓝曦臣一剑刺穿他的胸膛,他的怨怼也终归失了几分底气。
  金光瑶忽然想起,蓝曦臣寻到他时,将他揽着暖身,带他离了苦海,耐心教导,诸事妥帖,甚至......为他下了厨。
  蓝曦臣只说诸事有他,不必担忧,处处将他护着,他便真如同这个年纪的少年一般,被掩在羽翼下,无忧无虑的过了那么一段轻快日子。
  而这般种种,恰是他前世年幼时最最渴望,却又求而不得的东西。
  金光瑶想到此处,心忽然就软了,那句莫要骗我便似是根针扎进他心里,刺得他心神俱震,就好像一股热血冲上了头,一瞬间竟什么利弊也不愿去想,                    他哑着嗓子,便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唤了一句:“......二哥。”
  连他自己也未曾料到这句话竟这般轻易的出了口,然而说出来后,又有些释然。
  金光瑶闭了闭眼,算是认栽。
  着实厌倦了如履薄冰步步谋划,如今这条命都是蓝曦臣抢回来的,往后如何,且由他罢。
  ......谁叫他兀自对蓝曦臣动过妄念呢。
  感受到蓝曦臣的身子自他开口的刹那便寸寸僵硬,金光瑶笑了笑,又唤了一声:“二哥。”
  蓝曦臣似是有些回不过神来,低低的应了一声,紧接着手慢慢的松了,金光瑶顺势抬起头来,便对上了蓝曦臣的眼睛。
  那双深色眸子里有无措有痛惜......却也有着那样一丝微不可查的欣喜。
  ......欣喜?
  金光瑶怔了怔,似是迫切的想要确定那抹情绪的踪迹。
  是欣喜。
  于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竟也有那么个人,欣喜着他的归来。

评论(11)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