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十五章

  “阿凌!!!”
  眼见着聂明玦那一爪就向着金凌的咽喉而去,众人都不由得屏了呼吸,江澄更是急红了眼。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有数十根穿了金线的银针横空而出,一部分死死缠住了聂明玦的小臂,另一部分精准的没入了聂明玦肩臂之间当初被强行缝合的地方。
  十四年过去,聂明玦被分尸的部位又重新长死,早已看不出痕迹,只是那地方终归还是脆弱了些,银针没入后聂明玦动作便是一滞,抓向金凌喉咙的手腕被金线带偏了几许,落在了金凌的肩头,却仍凶狠的连带着衣料的扯下了一块肉来。
  金凌闷哼一声,趁势后退,被江澄抓着另一边肩膀带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虽脸色苍白,好歹命是保住了。
  而聂明玦抓了那块衣料,却是不再逮着金凌不放,而是将那块布料举到眼前,恶狠狠的撕碎了,紧接着嘶吼了一声,飞快的逃回了林中。
  蓝曦臣看着这一幕微微蹙起了眉,若有所思。
  他想起临行前聂怀桑拍着金凌的肩,难得的郑重叮嘱。
  那聂明玦突然的发狂......会不会与这件事有关?
  众人都围在了金凌身边查看他的伤势,唯独聂怀桑想也不想的向着那银针射来的山石后奔去,却连一个人影也没有看见。
  他面色冷沉,眸中却似有火光,以燎原之势烧来,顷刻便烧得浓烟滚滚。
  他几不可闻的低喃了一句:“......金光瑶。”
  “果然是你。”
  而远处的石碑之后,金光瑶扶着石碑剧烈的喘息了一声,额上的冷汗依稀可见。
  昨日刚召集旧部潜入荒山,拿了这银针穿线以备不时之需,今晨起时便见到窗边被钉了一张字条,上面只写了四个字。
  ——金凌有难。
  那字条现今就揣在他袖中,似是全然不担心他会给其他人看一般,那字条上是毫不掩饰的,聂怀桑的字迹。
  聂怀桑这是在试探他。
  可又有什么办法,金光瑶冷笑了一声,事关金凌,他便已失了先机。
  如今且想想接下来该如何应对吧。
  如何应对聂怀桑,如何应对玄门众人,如何应对——蓝曦臣。
  ......
  “嘶——”金疮药被按在伤口上的刹那,金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却硬生生的压住了已到喉间的痛呼,面容扭曲了一瞬。
  下一瞬,他转向了一旁低着头给他处理伤口的蓝思追,怒道:“蓝思追,你轻点!”
  蓝思追微蹙的眉被他这中气十足的一声吼得舒展开些许,面上无奈的笑了笑,哄道:“我知道了,大小姐。”
  金凌瞬间就炸了,嚷道:“你叫谁大小姐?!”
  “别动。”蓝思追对他这动不动就炸的毛病早已习惯,直接略去了这句话,手上麻利的给金凌包扎,动作却放轻了许多,道:“这会儿不觉得疼了?”
  金凌这才消停了一些,却仍冷着一张脸,别别扭扭的不肯给蓝思追一个好脸色。
  蓝思追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将金凌的手臂抬起搭在了自己肩头,在金凌的后背上打了个漂亮的结,问道:“还疼么?”
  蓝思追这动作不经意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金凌已经能嗅到他身上若有似无的檀香味,此时他一开口,便有热气喷洒在金凌颈边,金凌不自在的侧过头,冷声道:“不疼。”
  蓝思追一抬头,发现金凌的耳朵红了,他疑惑的眨了眨眼,似乎有些费解。
  然而他一向善解人意,因此并未追问,只退到了一边,道:“那便好。”
  金凌目光游移了片刻,落在了蓝思追脸上,下一瞬又立刻移开了,他不自然的咳了一声,半晌憋出了一句:“多谢。”
  若不是蓝思追耳力极佳,怕是还听不到这句低若蚊吟的道谢。
  蓝思追有些想笑,可自幼所学的礼仪让他把这笑憋了回去,唇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
  这当口,魏无羡突然从门外伸出个头来,道:“包扎个伤口怎么这么长时间?快来吃饭!”
  “知道了,魏前辈。”蓝思追应了一声,待金凌整理好衣袍,这才一同出了门去。
  门外魏无羡正在烤肉,也不知这荒郊野岭的他从哪打来的鸟儿,坐在地上烤得津津有味。
  这众人中还有心情烤肉的也就只有他一人了,一旁的江澄面色阴沉,蓝忘机凝眉沉思,聂怀桑满脸忧虑,所幸这破地方也没什么辣椒胡椒类的作料,不然怕是没人敢让魏无羡做东西。
  蓝忘机沉声道:“这荒山上有人埋伏。”
  今日那神出鬼没的银针众人有目共睹,听了此话都赞同的点了点头。
  金凌神情严肃起来,沉吟半晌,道:“可那人既然肯出手救我,想来未必对我们有恶意。”
  江澄冷声道;“就算没什么恶意,也不见得有什么好意。”
  金凌一噎,正想反驳,一旁的聂怀桑却开了口,声音有些飘:“你们就没怀疑过什么人吗?”
  金凌蹙了蹙眉,道:“怀疑谁?”
  聂怀桑道:“看来前金宗主用金线缠着你脖子的光景,金小宗主已经忘了。”
  金凌脸色变了变,道:“你是说......我小叔?怎么可能!这天底下善用金线的人不知凡几,如何断定是他?”
  聂怀桑慢慢道:“单凭金线自然不能判断,可那银针刺入的位置正是四肢缝合的部位,旁人怎么能如此精准的找出?能那么迅速准确的找到那处弱点,也只有分尸之人能做得到了吧,何况棺樽被破,大哥出逃,金光瑶的尸体却不在。”
  聂怀桑眸色有些冷,道:“我不相信这是巧合。”
  他看了眼不知不觉将烤肉放在一边,神色肃然起来的魏无羡,语气有些颤,道:“夷陵老祖可以献舍重生,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怀疑,他,回来了?”
  他顿了顿,轻声道:“那么若是他回来了,他会怎么一个一个报复当年害他身死的人呢?”
  聂怀桑话音刚落,蓝忘机的眸子便沉了下来。
  旁人或许觉得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可蓝忘机和魏无羡是除了蓝曦臣唯二知道金光瑶转世的人,这种种线索均指向金光瑶,蓝忘机心中早有怀疑。
  蓝曦臣或许对金光瑶存了分信任,可是蓝忘机不会,他看向一旁似是有些出神的蓝曦臣,唤了声兄长。
  蓝曦臣却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能够精准找出聂明玦弱点的,不只分尸之人,还有将尸体缝合之人。”
  众人都不由得一愣,聂怀桑的脸色却霎时间变得难看无比。
  蓝曦臣看向聂怀桑,温和的笑了笑,目光澄澈道:“怀桑,我说得可对?”
  聂怀桑暗自咬牙,强笑道:“自然有这种可能,可我还是觉得,第一种的可能性更大些。”
  蓝曦臣点了点头,淡淡道:“那便再看看吧。”
  聂怀桑说的话,他一个字也不信。
  当年的事情究竟如何,聂怀桑不说,蓝曦臣也查了个明白,聂怀桑所谓遇刺时蓝曦臣便已有防备,此时即便种种蛛丝马迹都指向金光瑶,可若无切切实实的证据,蓝曦臣也不会轻信。
  气氛一时间僵硬起来。
  正在这时,魏无羡忽然嗷的一声,道:“烤肉糊了!”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惊得齐齐看去,便见魏无羡手忙脚乱的试图拯救支在火堆上那焦黑的一团。
  金凌有些嫌恶的瞥开了眼,道:“这是什么鬼东西!能吃么?”
  便见魏无羡嘶嘶哈哈的把那外面的一层撕了下来,露出里面还算嫩得肉,大喇喇的咬了一口,道:“怎么不能吃?”
  金凌目不忍视的转过头,耳边又听得魏无羡笑道:“当然比不得兰陵金氏的菜讲究,你这吃惯了地道鲁菜的人,怎么会明白这山间野味的乐趣?”
  说者无意,蓝曦臣听到这话却猛然一震,面上露出了一丝不可置信的神情。
  他忽然想起,初将宋瑶带回姑苏时,他第一次给宋瑶做了饭。
  当时宋瑶说,想不到泽芜君竟会做这般地道的鲁菜。
  可昭城分明地处北方,宋瑶怎么会尝过地道的鲁菜?

评论(9)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