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原文晋江欢迎围观!
第十四章
  “感觉怎么样?”蓝曦臣快走几步,拉过金光瑶的手腕把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被蓝曦臣的温凉的指尖触上腕间的时候,金光瑶不自觉的蜷了蜷手指,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挣脱。
  但他自制力惊人,仍是十分乖顺的一动不动,任蓝曦臣施为,只微微蹙起了眉,苦恼道:“感觉仿佛睡了很久很久......泽芜君,我为什么会晕倒?”
  蓝曦臣拉着他进了房间,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将人按坐在塌上,温声道:“那棺樽之地阴煞之气太重,你觉得不舒服也是正常。”
  这话说完,蓝曦臣突然偏了偏头,低咳了一声。
  金光瑶一怔,这才注意到蓝曦臣的脸色较之前苍白了许多。
  他抿了抿唇,轻声道:“泽芜君......我是不是误了事?”
  蓝曦臣笑着揉了揉他的发,摇头道:“不是你的缘故,只是那棺樽中封住的人如今越来越难对付,我们一时之间措手不及罢了。”
  他顿了顿,有些歉意道:“明日便是第二次围剿,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准备,你留在这里好好歇息,思追和景仪已经到了,我不在的时候,他们会护着你。”
  金光瑶乖顺的点了点头,道:“泽芜君小心。”
  蓝曦臣心中暖了暖,忍不住又在金光瑶发上揉了揉,笑道:“好。”
  待蓝曦臣走后,金光瑶抚了抚自己被揉过后似乎仍带着蓝曦臣指尖余温的发,一时间有些怔然。
  上辈子他与蓝曦臣虽然亲近,却是实实在在的君子之交,这般的亲昵,是绝不曾有过的。
  他扯了扯自己如今这张面皮,低笑了一声。
  想不到这辈子竟占了年纪小的便宜。
  不一会儿有人来敲门,蓝思追和蓝景仪与他打了招呼,便就在旁边的房间住下了。
  夜幕降临,金光瑶和衣躺在塌上,双眸微阖,心中默默的计算着时间。
  天色一点点暗了下去,待得月上中天,窗外突然传来三声隼的鸣叫。
  金光瑶猛地睁开眼,眸中精光一闪。
  来了。
  ......
  “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居然还有鸟?”魏无羡叼着根不知道从哪寻来的草,含含糊糊地啧了一声。
  蓝忘机皱着眉把那根草扯了出来,面无表情的扔了,魏无羡却敏锐的从他眼底看到了一抹嫌弃。
  他嘿了一声,道:“荒山上找根草可不容易,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寻的!”
  蓝忘机默默的扭过头,并没有作声的打算。
  江澄冷哼了一声,讥讽道:“都什么时候了?就你心大。”
  自打定下了以金凌为饵的计划后,江大宗主的脸色就一直没见晴朗。
  魏无羡挑了挑眉,笑嘻嘻的勾了勾金凌的肩,一副慈爱的长辈样儿道:“我们金凌长大了,早就能独当一面了,是不是?”
  金凌撇了撇嘴,没有挣脱,江澄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明日就是凶险的围剿,这几人在这里斗嘴斗得倒是欢快,蓝曦臣无奈道:“好了,大家都休息一下,明日天亮就去后山。”
  众人这才散了,蓝曦臣独自向金光瑶的房间走去,远远的看到房间里还亮着灯。
  他疑惑的蹙了下眉,几步过去推开了门,道:“怎么这么晚了还不......”
  他话音到这里便顿住了,一瞬间心跳漏了两拍。
  屋中空无一人。
  就在这时,身后有轻盈的脚步声传来,蓝曦臣猛地转身,便见金光瑶发丝散乱,身上草草披了件外衫,神色十分张皇。
  蓝曦臣刚松了口气,见金光瑶这副模样,一颗心不由得又提了起来,问道道:“这是怎么了?”
  金光瑶看到蓝曦臣,就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猛地抓住了蓝曦臣的衣角,却没有说话。
  离得近了,借着屋内的灯光,蓝曦臣这才发现金光瑶脸色苍白得厉害,连眼圈都是红的。
  他握住了金光瑶抓着他衣角的手,感觉到金光瑶的指尖都在颤抖,便将他整个儿的揽进了怀里,抱孩子似的安抚的拍了拍,温声道:“怎么怕成这样?”
  金光瑶嗫嚅了半晌,道:“做了个梦,梦到了我阿娘......还有我爹。”
  蓝曦臣心中一疼,理了理金光瑶散乱在颊边的发,低声道:“没事了。”
  金光瑶苦笑了一声,道:“明明是素未谋面的人,不知怎么就入了梦,简直荒诞......我醒来本想去寻你,可没走出多远,又怕打扰了你们商议大事,便回来了。”
  蓝曦臣蹙眉道:“怎么不去唤思追和景仪?”
  金光瑶愣了愣,道:“是我昏了头......”
  蓝曦臣叹了口气,到底不忍责备金光瑶夜里一个人出去的事,只揽了人回去躺着,吹熄了灯火,温声道“睡吧,我在这看着你。”
  金光瑶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却在被子里,悄悄地将满是冷汗的手背了过去。
  第二日天刚亮,蓝曦臣等人便去了后山,临行前聂怀桑忽然拉住了金凌,肃然道:“明日凶险,金小宗主万事小心。”
  见惯了聂怀桑唯唯诺诺任人揉捏的模样,此时聂怀桑竟然罕见的拿出长辈的架势,神色间满是诚恳和担忧,令金凌一时间有些懵。
  但他还是抱了抱拳道:“多谢聂宗主提醒。”
  聂怀桑点了下头,鼓励似的在金凌的肩头拍了拍,道:“走吧。”
  众人如上次那般小心翼翼的进了树林,金凌一个人走在较空旷的地方,其他人松松的将他围了起来,既不至于过于显眼,又能在第一时间护住金凌。
  来到几人上次遇到聂明玦的地方,金凌站定,拿出袖中匕首,毫不迟疑的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一刀,殷红的血一滴滴落下,渗进泥土里,变成了惊心的暗红。
  林中却迟迟没有动静。
  金凌蹙了蹙眉,就这之前的伤口用力又划了一刀下去,这次鲜血成股流下,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金凌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他正待在另一只手腕上也划上一刀,忽听得背后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金凌闭上眼睛,默默地在心里数着这脚步声。
  三,二,一......
  就是现在!
  金凌猝然闪身,差之毫厘的躲过了聂明玦凶悍的一爪,毫不恋战,御剑向着林外棺樽的方向疾驰而去。
  聂明玦愤怒的嘶吼一声,紧追着金凌而去,金凌控制着御剑的速度,不紧不慢的吊在前面,确保聂明玦能时时受到血腥的刺激,而蓝曦臣等人紧随着金凌,成合围之势。
  眼见着棺樽就在下方,金凌一跃而下,直直的越到了棺樽后面,而聂明玦寻着血腥味而来,并不懂得绕开棺樽,竟直接踩了进去!
  那棺底又湿又滑,聂明玦踩进去后便是一晃,身子猛地一栽!
  众人心中一喜,当即合力将棺盖猛地压下,却在最后关头,聂怀桑的衣袖拂过棺盖缝隙,本已委顿的聂明玦突然狂性大发,破棺而出,五指成爪直直的向金凌抓去!
  谁也没料到变故如此突然,江澄挥剑去斩聂明玦的胳膊,可那一爪携了雷霆之势,生生将江澄的剑震了开去,竟连一点阻挡之力也无!
  而金凌飞速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

评论(2)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