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十二章
  养伤的养不成了,回家的也回不成了,四大世家的家主管他是受着伤的还是满腹心事忧心忡忡的,都得急匆匆的往那埋了棺樽的地方赶。
  那棺樽被镇压在一座没有名字的荒山下,想来封棺时几个宗主也没心情给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取个名字,便就叫荒山。
  这荒山本就贫瘠得没什么东西,许是因聂明玦的煞气太深,如今更是寸草不生,从山脚处就漫起了浓浓的黑雾。
  这荒山本是由四大世家派弟子轮流把手,这月正好轮到了清河聂氏,蓝曦臣等一行人赶到时,便看到立在外围的警戒碑倒了,而那些清河聂氏弟子横七竖八倒了一地,已没了气息。
  聂怀桑忍着伤亲自上前查探,可挨个儿翻了个遍,也没能从漏网中找出个幸存的人来。
  他本就因失血过多而发白的脸色更加惨白起来,唇角神经质的哆嗦了一下,回头看向蓝曦臣等人,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般。
  清河聂氏一下子折了这么多弟子,除了及时脱身赶去通风报信的,竟无一生还,蓝曦臣,金凌和江澄的脸色也都难看的紧,他们都晓得当年几人合力封棺已是不易,如今十四年已过,聂明玦的怨气只增不减,怕又是一场浩劫。
  聂怀桑突然道:“这些人不是被一人所杀。”
  蓝曦臣上前查看,果然,这些尸体一部分被直接拧断了脖子,显然是聂明玦的手笔,另一部分脖子上却只有一条细细的血线,明显是被利刃干脆的抹了脖子。
  蓝曦臣抽了口气,看来棺樽被破不是偶然,而是人为。
  魏无羡心道:“聂怀桑这小子这些年倒是长进了不少,若是放在从前,早就痛哭流涕的哭鼻子了,哪能看得出这些。”
  蓝忘机沉声道:“速速去查看棺樽。”
  几人一点头,便往那埋着棺樽的地方去了,蓝曦臣一路上一直紧紧的攥着宋瑶,此时将宋瑶扯到了自己身后,轻声道:“别看。”
  宋瑶应了一声,目光却掠过蓝曦臣,向迷雾中隐隐绰绰的荒山望去。
从到了这荒山开始,他便有一种莫名的压抑感,头开始隐隐作痛,心底有什么东西似乎迫不及待的准备破土而出。
  他跟着蓝曦臣走着,直到看到了那个漆黑如墨的棺樽。
  那棺樽被从地底挖了出来,此时大敞着,里面空无一物,
  就如同金光瑶和聂明玦一同被封死在里面之前一样。
  有一双钢铁般冷硬的手掐上他的脖子......他能够听到自己骨骼的喀喀声,以及濒死前细弱的呜咽。
  宋瑶的眼前猩红一片,耳边嗡嗡作响,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聂怀桑惊呼了一声:“金光瑶的尸骨为何不在?”
  他心里想到,当然不在,不然我是谁?
  随即他感觉到蓝曦臣攥着他的手一紧,慢慢转过身来。
  宋瑶吃力的眨了眨眼,蓝曦臣的身影却越来越模糊,他甚至已经看不清他的面容。
  而与此同时,那将他一箭穿心的白衣人的身影,竟一点一点的分明起来。
  在看清那白衣人面容的刹那,宋瑶听到蓝曦臣焦急的唤了一声阿瑶。
  他心神剧震,硬生生喷出一口血来,紧接着眼前一黑,便没了意识。
  他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蓝曦臣眼疾手快的一把将人接住,焦急的唤道:“阿瑶?阿瑶!”
  可奈何他唤再多声,宋瑶也全无苏醒的架势,只是脸色惨白,脸唇上也褪去了血色。
  蓝曦臣慌忙搭上宋瑶的脉搏,几次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仔细把脉,这才略略松了口气。
  原来方才宋瑶那一口血不过是灵力一时出了岔子,此时除了脉象微乱以外,倒没有什么大碍。
  只是这一番动作下来,一旁人的注意都集中在在了蓝曦臣和宋瑶身上。
  蓝忘机低声问道:“兄长,怎么回事?”
  蓝曦臣眉头紧锁,道:“许是此处煞气太重,阿瑶年纪还小,修行也不过刚入门,一时受不住这阴戾煞气,灵力出了些岔子。”
  聂怀桑关心道:“那可用将他送到安全些的地方修养?”
  这里能与聂明玦一战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谁也离不了,其余人蓝曦臣又怎么可能放心,当下便道:“不必劳烦。”言罢,他便轻轻地将宋瑶背了起来,解了抹额,叫蓝忘机将宋瑶与自己稳妥的系在一起,以防他滑下去。
  见此情景,在场的众人一时间神色各异。
不是他们分不清轻重缓急,而是蓝曦臣此举实在惊世骇俗,尤其是魏无羡,他至今还记得蓝忘机拿蓝氏抹额绑过他一回,因此对蓝氏抹额的寓意刻骨铭心。
  蓝曦臣却不觉得有什么,淡声道:“事不宜迟,去找聂明玦吧。”
  聂怀桑率先回神,当下拉过那报信的门中弟子,道:“你可看到我大哥朝哪个方向去了?”
  那弟子战战兢兢道:“往......往后山去了。”
  几人当即便往后山赶去,不料这山后别有洞天,前面寸草不生,后面竟经年累月的长起了一片树林。
  这树林茂密,覆盖面积却也只有这一片后山,蓝曦臣与众人对视一眼,江澄道:“金凌,你同我一起,带人守住山脚。”
  金凌点了点头,;蓝曦臣遂转头向忘羡二人及聂怀桑道:“我们去林中探个究竟,大家小心。”
  几人屏息凝神,小心翼翼的踏入树林,这林中也被无处不在的黑雾充斥着,即便修行之人耳聪目明,也只看得见一尺之内的状况。
  几个人警惕的聚在一起,一片昏暗中,只要蓝曦臣的朔月和蓝忘机的避尘冲破迷雾,隐隐亮着光。
  林中一片寂静,只听得到树叶被微风吹动的莎莎声,看起来风平浪静,可越是如此,越令人觉得诡异。
  蓝曦臣一点也不敢放松警惕,他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还要分出心神来关注背后的宋瑶,整个人有些紧绷。
  他独自一人倒是无所谓,但宋瑶就在身边,蓝曦臣分毫也不敢大意。
  然而周遭一直毫无动静,众人不禁怀疑聂明玦已经逃出了这片树林。
  没有人因此而松一口气,众人的脸色反而更凝重起来。
  就在此时,蓝曦臣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到几不可闻的脚步声。
  蓝曦臣拔尖回身,想也不想的挥剑格挡,正对上聂明玦五指成爪像他袭来的铁臂。
  刺耳的碰撞声响起,聂明玦整个人宛如铁塔,便是锋锐如朔月也不能伤他分毫,蓝曦臣将浑身灵力灌注到剑上的这一挡,仅将他逼退了一步,而蓝曦臣本人却不得已倒退了五步有余。
  一旁的蓝忘机和魏无羡早在听到动静时便将忘机琴和陈情拿在手中,乐声乍起,聂明玦的动作一顿,蓝曦臣趁机脱身,取出裂冰送到唇边,与二人合奏起来。
  可那原本曾将聂明玦控制住的曲子这一次只让他身形滞住一顺,紧接着他似是想到了这曲子导致了他被困十四年的,怨气大涨,聂明玦嘶吼一声,彻底狂躁起来。
  蓝曦臣几人见此方法无用,只得拔剑应对,可任是在锋利的剑也无法伤聂明玦分毫,四人合力,仍是被聂明玦逼得节节后退。
  尤其蓝曦臣,本来背着宋瑶战斗便稍显吃力,而聂明玦仿佛是嗅到的宋瑶的气味,认准了蓝曦臣一般步步紧逼,招招狠辣。
  聂怀桑似是想唤起什么般,嘶声唤道:“大哥!”
  聂明玦显然听到了这一声唤,他侧了侧头,行动却并未因此迟缓下来,次次都向着蓝曦臣的要害抓去,誓要将挡在他和宋瑶之间的蓝曦臣撕成碎片不可。
  蓝曦臣被他的煞气逼得脸色苍白,本就未曾完全平复的内息又出来作怪,蓝曦臣喉间一阵腥甜,却又被他自己硬生生咽了下去。
  可饶是如此吃力,蓝曦臣仍是严严实实的将宋瑶护在了身后,且在聂明玦的步步紧逼中,不动声色的像着棺樽的方向退去。
  可就在蓝曦臣退到树林边缘,远处的棺樽已依稀可见时,聂明玦似乎意识到什么一般,低吼一声,猛地一拳砸向蓝曦臣的面门。
  蓝曦臣执剑抵挡,可于气力上自然不敌聂明玦,当即倒退几步,丹田处一阵刺痛,生生喷出一口血来。
  而聂明玦一击过后,却不再乘胜追击,而是趁着蓝忘机等人去护蓝曦臣的空档,转身逃了。
  蓝忘机扶住脚步不稳的蓝曦臣,眉头紧锁,而魏无羡拦住了还想再追的聂怀桑,沉声道:“不必再追了。”
  聂怀桑急道:“可是......”
  魏无羡打断了他,道:“此时追上去也于事无补,他比十四年前的力量强了太多,我们上去硬碰不过是徒增伤亡,而且我怀疑他......”
  蓝忘机沉声道:“有了灵智。”
  聂怀桑怔怔的不说话了。
  蓝忘机给蓝曦臣把了脉,边给他输送灵力,边道:“我们轮流守着这树林周围,现将他困住,再商量对策。”
  蓝曦臣脸色恢复了一些,道:“我去找金凌和江宗主。”
  蓝忘机蹙眉:“兄长,你需要休息。”
  蓝曦臣正要摇头,魏无羡见状道:“宋瑶也需要找个地方安顿。”
  提及宋瑶,蓝曦臣再无法勉强,只得同蓝忘机等人去了山脚下为驻守棺樽而搭建的几间民舍。
  将宋瑶安顿在其中一个房间后,蓝忘机和魏无羡便去通知他人,蓝曦臣又给宋瑶把了把脉,确定他身体无碍后,才坐下来调息片刻。
  他的内息乱如麻,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梳理,只得尽力平复、几个周天后,蓝曦臣终于觉得好了一些,他轻轻地吐了口气,望了床上的宋瑶一眼,便出门去寻蓝忘机商议。
  而在蓝曦臣走后,一直昏迷的宋瑶睁开了眼。
  他抚了抚头痛欲裂的额头,目光怔然的看了看刚被蓝曦臣轻轻关上的门,又看了看自己完好无损的胸口。
  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评论(8)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