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十一章
  宋瑶带着蓝曦臣寻到那侍女时,那侍女已经服毒自尽了。
  宋瑶心头一跳,突然一阵后怕。
  设局之人心狠手辣,他其实早该想到这种可能,可许是在姑苏蓝氏的时日长了,见惯了满身正气蔚然成风,轻松得久了,竞连带着对这些弯弯绕绕也不敏感起来。
  若没有蓝曦臣不分青红皂白的护着他,此时他怕是已无法脱身了。
  蓝曦臣将那侍女翻了个身,认真查探了片刻,蹙眉道:“不是兰陵金氏的人。”
  宋瑶道:“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蓝曦臣沉默的点了点头,心中有些沉重。
  宋瑶又道:“谢谢你。”
  蓝曦臣怔了怔,他回护宋瑶是本能与理智共同作用的结果,于情,他对宋瑶更加亲厚,自有袒护之心,于理,他蓝曦臣十四年来再了无长进,也早该明白眼见未必未实的道理。
  于情于理,这份回护在蓝曦臣心中其实算不上分量,自然也不曾期望宋瑶这一句谢。
  于是他只是轻描淡写的笑了笑,揉了揉宋瑶的头,道:“本就不是你做的,谢我做什么?”
  宋瑶却极郑重,他摇了摇头,低声道:“我小时候在楚馆,若是赶上妈妈心情不好,被按个手脚不干净的罪名狠狠罚一顿或是干脆挨打都是常有的事,哪有什么青红皂白,栽赃陷害这事,其实端看正主心里怎么想,若是愿信,假的也是真的,若是不信,再怎么陷害也是毫无意义。”
  他深吸了一口气,对上蓝曦臣,认真道:“我谢谢你肯相信我。”
  蓝曦臣忍了忍,没忍住,在宋瑶额头上弹了一下。
  他怀疑宋瑶是故意的。
  知道他对他心软,便仗着这点怜意,可着劲儿的拿话戳他的心窝子,惹他心疼。
  他忽然想起观音庙那日金光瑶说过的那句话。
  ——“没办法,做尽了坏事,却还想要人垂怜,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呀。”
  于是他恍然明白了,这垂怜二字,于金光瑶而言,究竟有多重。
  细细想来,金光瑶的一生中,是从未得到过垂怜的。
  娼妓之子可谓是把卑贱二字烙进了金光瑶的骨子里,无法抹去,一次次被人提起,于是他一次次被从台上踢下。
  或许也正是因此,即便蓝曦臣亲手将他推向绝境,他也不愿再伤蓝曦臣一分吧。
  只为了蓝曦臣举手之劳的几次回护。
  蓝曦臣闭了闭眼,即便猜到宋瑶这番话是故意的,却仍是吃了这一套,忍不住心底泛疼。
  宋瑶捂了额头,猛地“嘶”了一声。
  蓝曦臣立即回神,以为是自己心神不定间下手重了,忙低头查看,结果扳开宋瑶的手,才发现又被骗了一次。
  蓝曦臣无奈的看过去,便见宋瑶眉眼弯弯,难得笑得开怀。
  想来他是真的高兴。
  即便被人暗算,前路迷茫,随时可能陷入更大的风波,仍不可抑制的觉得高兴。
  蓝曦臣的眉眼不自觉温柔下来。 
  他唤来兰陵金氏的人将那侍女的尸体带下去再做查探,便和宋瑶回了院子,进了屋门后,他开始细细叮嘱道:“明日让忘机和魏公子带你回去,你便在姑苏安心修炼便可,虽说此事有心人想必会再做手脚,但在姑苏蓝氏的地界,还没有人能动你。”
  宋瑶沉默了片刻,忽然问道:“泽芜君,你和前金宗主金光瑶......是什么关系?”
  说来奇怪,按照白日里金凌等人的说法,金光瑶与蓝曦臣该是十分亲近的关系,可宋瑶杂乱无章的记忆碎片里,竟从未出现过蓝曦臣这个人。
  蓝曦臣从白日起就一直回避的问题到底还是被问了出来,他顿了顿,哑声回道:“他与我是结义兄弟。”
  宋瑶蹙了蹙眉,若是如此,便更不应该了。
  他想了想,又问道:“泽芜君与他感情很好?”
  这一次蓝曦臣沉默了半晌,才道:“......从前很好。”
  宋瑶敏锐的注意到了“从前”二字,便道:“那后来呢?金光瑶又是因何而死?”
  蓝曦臣没有答话。
  他该怎么回答?说金光瑶做了恶事,杀了结义大哥,又设局谋害百家,最后被他失手所杀?
  世人称赞他大义灭亲,那字字句句于他,皆是诛心。
  蓝曦臣一直觉得,金光瑶最后沦落到那步田地,并非是必然。
  世道逼他,金家逼他,大哥也逼他,而扪心自问,他蓝曦臣,又何曾没有逼过他?
  既然如此,让他如何能独善其身,大义凛然的站出来,说大义灭亲四字?
  最后蓝曦臣看向宋瑶,道:“是我的错。”
  宋瑶就在他面前,那些愧疚自责,与埋藏在心底无法诉诸于口的苦痛再也无处可藏,出口的刹那,蓝曦臣才发现,自己竟已被这压抑许久的痛苦磨得面目全非了。
  可他心中却松了口气,起码如今,宋瑶还能好好的站在他面前,听他认一句错。
  于是他轻声对宋瑶道:“对不起。”
  宋瑶心如明镜,蓝曦臣这句话,是对着金光瑶说的。
  他看出蓝曦臣不愿再详谈,便只得摇了摇头,笑道:“分明是他做尽了恶事,怎么就成了你的不是?即便你是他兄长,可毕竟只是结义,没有长兄如父的说法,教诲无方的责任是不必担的。”
  蓝曦臣只是道:“是我的错。”
  若他当年不那么心思简单,过于轻信,大哥便不会死。
  若他早早发觉金光瑶的处境有多艰难,多加回护,金光瑶也不会为了往上爬,硬生生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宋瑶道:“泽芜君总是将这么多担子往自己身上背,不觉得累吗?”
  自得了金光瑶的记忆后,宋瑶对着蓝曦臣,已没了如对师长般的敬意,因而说起话来也随意了不少。
  他脑中虽多了那些记忆,却到底还无法将自己和金光瑶联系在一起,此时他看着蓝曦臣这副模样,心底莫名升起一股不平,不等蓝曦臣开口,便又道:“这天底下的恶人何其多,泽芜君若将所有人的错都归结到自己身上,未免太过于伟大?”
  蓝曦臣愣了愣,对宋瑶突如其来的指责竟有些哭笑不得,道:“自然不会,惩恶扬善乃是我蓝氏家风,恶人宵小都不可姑息,这样的心思,只对他一人而已。”
  宋瑶道:“泽芜君就不失望吗?”
  蓝曦臣笑了笑,那笑容里含了太多意味,有苦涩有怅然,还有一些别的宋瑶看不懂的情绪。
  这一次蓝曦臣只回了四个字,他说:“人非草木。”
  宋瑶怔了怔,一时间心底竟也升起了一份复杂难言的情绪。
  他绞尽脑汁的想要搜寻关于蓝曦臣的记忆,可脑中空空如也。
  他莫名的焦躁起来,直觉告诉他,他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他突口道:“我不想回姑苏。”
  话一出口,他便意识到这抗议是毫无意义的。
  蓝曦臣果然蹙了眉,不容反驳道:“不行。”
  宋瑶咬了咬唇,不作声了。
  蓝曦臣叹了口气,理了理宋瑶鬓角被夜风吹乱的发,道:“听话,时候不早,该歇息了。”
  他这么说着,便不由分说的吹熄了油灯,宋瑶便只得爬上床,闷闷不乐的闭上了眼睛。
  他本以为自己会毫无睡意,可许是真折腾得累了,不过片刻,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可不知过了多久,宋瑶就再次被惊醒了。
  门外的脚步声杂乱无章,院子里乱成一团,惊慌失措的通报声隔得老远便能听得清清楚楚。
  竟是那被镇压于山下,深埋于地间,用七十二颗桃木钉锁了聂明玦和金光瑶遗体的棺椁,在重重警戒下,破了。

作者有话说:
这里想要说一下我个人对蓝大和瑶妹的看法,与接下来的情节发展无关,只是不吐不快,全当一听w
我觉得瑶妹这个人很复杂,坏是真的坏,除去欺他辱他的人不算,爱戴他,从不嫌弃他出身的妻子因他而死,就连还那么小的无辜的儿子也没能幸免,成了他肃清金氏的垫脚石,虽说是情势所迫,可这些恶都是无法抹杀的。
我从来都不想否定或掩饰这些恶,就像我同样无法否认,金光瑶同样是有善的。
他是真的作恶,可他对蓝曦臣也是真的好。
他左右逢源,与人交好,铲除温氏,修建瞭望台,都未必是因为善,可他最后濒死前的那一推,的的确确是最纯粹的善意无疑。
而蓝大从始至终所站的立场,都是正的一方。
这没有错,姑苏蓝氏从小的教养使得蓝曦臣明是非懂善恶,君子之风却也心思纯净。
他对金光瑶信任有加,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傻白甜,只是将金光瑶放在了亲近之人的位置上,便毫不设防。
可是金光瑶真真切切的骗了他,且利用他的信任,杀了他的大哥。
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骤然明白金光瑶的种种欺骗,又得知他做下的那些恶行,再想对他升起全然的信任,平心而论,几乎不可能。
有人怨蓝大断了瑶妹生路,其实我觉得,两人之间,谁也怨不得谁。
说白了,只是从始至终,都立场不同而已。
也都是两个令我心疼的人而已。
ps以上纯属个人观点,若有不同欢迎讨论,但希望和谐QAQ
另,最近发现一旦决定码字的时候一只蚊子飞过都无比的有趣,我是不是应该对自己严格一点,定个目标什么的?比如说……两天一章?
溜了溜了,orz

评论(11)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