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原文晋江连载中,会在更新后第二天发布在这里w
第九章
  变故来得太过突然,宋瑶尚来不及反应,便被金凌一个大力拉了起来,脚步踉跄了一下。
  金凌几乎是双目赤红,双手狠狠的箍住了宋瑶的肩膀,厉声重复道:“我叔叔的剑,怎么会在你那里?!”
  宋瑶吃痛的皱眉,魏无羡上前一步,拉住了金凌的手腕,沉声道:“阿凌,你冷静一点。”
  聂怀桑在一旁帮腔道:“是啊金宗主,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莫要失手伤了二哥带来的人。”
  二哥这两个字似乎提醒了金凌什么,他缓缓的侧过头,看向宋瑶背后露出的一截剑柄,似乎透过那把剑,看到了若干年前,那个抱着只黑毛小狗,含笑唤他取名的人。
  他神情略略松懈,魏无羡趁机卸了他的手劲,将宋瑶拉到一旁。
  金凌眼中的狠厉尚未褪去,但这么一折腾,到底是冷静了些,只是依旧冷着脸,目光锐利的盯着宋瑶,道:“当年封棺大典之后,恨生就一直放在泽芜君处保管,如今为何会在你手中?”
  “是我给他的。”蓝曦臣的声音从人群身后传来,众人闻声回首,便见蓝曦臣步履从容的走来。
  其实方才在殿中蓝曦臣见聂怀桑离开便心中不安,本想立刻去找宋瑶,无奈身为蓝氏宗主,总有数不清的人前来敬酒巴结,一时竟未能脱开身,耽搁了片刻才匆匆赶来,却已经晚了。
  远远的看清了这边的情况,蓝曦臣便知道,果然出事了。
  他心底焦急,脚步却更放慢了些,面上带了几分风轻云淡般的笑意,让人看不出一丝端倪。
  那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就仿佛是一件再合情合理不过的事情一般。
  聂怀桑不可置信道:“那样重要的物件,二哥怎会这样轻易地就送给了一个看起来再平凡不过的少年?”
  蓝曦臣却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看向宋瑶,温声道:“阿瑶,你先回去。”
  在场众人的修为和声望没有一人及得上泽芜君,此时他发了话,金凌便是有心想拦,也只得按捺下去。
  宋瑶俯身一礼,道:“是。”
  虽说三言两语就打发走了宋瑶,蓝曦臣的态度却不显得有分毫无礼,他看向金凌,略带歉意的笑了笑,道:“阿瑶还小,那些前尘往事,让他多听也是无益,金小宗主勿怪。”
  他这话说得诚恳,语气温温和和的,叫人便是有火也发不出,何况金凌本就对他敬重,又觉得这话说得有理,便点了点头。
  蓝曦臣又道:“这些年我一直将恨生保存完好,只是前些日子偶然收留了宋瑶,他的出身经历,竟与……金光瑶一般无二,且性格上也有诸多相似之处……我不忍他走上歪路,便将他带在身边,后来我见他似是与那剑有缘,想着若恨生得了良主,也算有个……善终,便将恨生送与了他,未曾同金小宗主知会一声,是我思虑不周。”
  金凌蹙了蹙眉,恨生是当年他自愿交给蓝曦臣的,蓝曦臣想如何处置这把剑,他其实不该过多干涉。
  聂怀桑试探道:“可他终归不是前金宗主。”
  蓝曦臣兀自道:“他与金光瑶实在太像……那般出身,那般心性……我从前总想,若是我早一些发现金光瑶的不对,好好引导他……他说不定也不会误入歧途,最后……落得个那般凄凉的下场。”
  蓝曦臣的笑容淡了下去,目光涣散了片刻,俨然已入了魔障。
  魏无羡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蓝曦臣的用意,他有些痛惜的道:“我知晓泽芜君重情重义,可将宋瑶当作别人的影子……是否对宋瑶也不甚公平?”
  蓝曦臣怔了怔,面上闪过一丝被人说破的难堪之色,最终只得苦笑道:“我总是要留个念想。”
  聂怀桑眸子一闪,有什么东西在他眼中快速沉淀下来,不再作声。
  这事到此也算有个交代,金凌也不好再追究什么,众人便就这么散了。
  蓝曦臣和魏无羡慢慢向落脚的小院走的时候,魏无羡忍不住小声笑道:“泽芜君好演技。”
  蓝曦臣斯斯文文的回他:“魏公子过奖了。”
  魏无羡笑了笑,不再多言。
  回了院子魏无羡就径自寻蓝忘机去了,蓝曦臣回到自己的屋子,便见宋瑶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望过来,眼底尽是清明。
  蓝曦臣笑了笑,轻声道:“你都听到了。”
  方才宋瑶并未离开,而是躲在不远处偷听,蓝曦臣有所察觉,却并未当场揭穿。
  宋瑶道:“我一直以为泽芜君君子作风,当昭昭如日月,没想到竟也会说谎。”
  蓝曦臣愣了愣,这一次没有像回答魏无羡时那般的轻描淡写,他略略低下头,似是将这番话细细咀嚼了一番,呢喃道:“昭昭如日月……或许曾经是吧。”
  他曾经确确实实温良和煦,光明磊落,不染半分尘世纷杂,眼里只有善恶黑白。
  可那毕竟只是曾经。
  十四年匆匆而过,忘却了一切的金光瑶还能是那个金光瑶,可背负了一切沉痛记忆的蓝曦臣……却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蓝曦臣了。
  不知为什么,宋瑶总觉得此时长身而立的泽芜君,轻袍缓带间透着种莫名的悲伤。
  蓝曦臣问道:“你怎知我在说谎?”
  经过这半年时间的相处,宋瑶对蓝曦臣早已没了最初的敬畏,因而他对上蓝曦臣的眼睛,想也未想便道:“因为我确信,泽芜君看着我时,眼里看的就是我这个人,而并非透过我去看其他什么人。”
  他顿了顿,自嘲的笑了一下,道:“想来我应是和我父亲长得更像些,从前阿娘常看着我出神,不知不觉便落下泪来,那种眼神,我再熟悉不过了。”
  蓝曦臣心头一震,一种说不出的酸疼滋味涌上心头,他忍无可忍的将眼前这个单薄倔强的少年揽入怀中,可做出这番动作后,却想不出接下来又该如何。
  他只能轻轻的拍抚着怀中少年的脊背,感受着宋瑶的身子从开始的僵硬到渐渐放松,想到宋瑶那十四年他未曾参与的时光,便觉得心中酸苦。
  宋瑶闭上眼睛,鼻端是蓝曦臣身上淡淡的檀香,脑中的一些记忆渐渐清晰起来,只除了那个将他一剑穿心的身影不甚分明。
  他几乎已经确信,这是前金宗主,金光瑶的记忆。
  他潜意识里明白这些记忆必然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却仍像是隔了层纱般,极不真实。
  可是宋瑶没有追问,蓝曦臣也没有再解释什么。
  他们都隐隐明白,有些事情正在慢慢的破土而出,即便蓝曦臣今日瞒过了众人,也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而像如今这般平静又安好的日子,怕是要一去不复返了。

一些话:高考结束的作者回来啦!没有坑!
以及本文的设定是原著十四年后,蓝大的人设已经有了明显的不同,不会再傻白甜了orz

评论(5)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