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二十八章

直到金光瑶的生辰之前,蓝曦臣和金光瑶之间都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种微妙的气氛,谁也不曾踏前一步。

金光瑶向来习惯小心谋划,步步为营,表明心迹这种事情自然是不会直说的,而是该层层铺垫,慢慢撩拨,等水到渠成后便可安枕无忧。

可金光瑶显然低估了久困樊笼的猛兽一朝挣脱枷锁的威力,也低估了蓝曦臣这个人对他的影响力。

有些东西一旦破茧而出,接下来如何便由不得人控制了。

金光瑶未雨绸缪的隐忍与等待只持续到他生辰那一日。

这一日早晨,金光瑶从睡梦中醒来时,蓝曦臣已经不在屋中了。

金光瑶记得蓝曦臣说过要在他生辰这日为他取字,心中隐约含了些期待,他快速的穿戴整齐,竟第一次有了种少年人般的忐忑感。

  ——像个迫不及待得到礼物的毛头小子。

  这感觉太过新奇,是金光瑶两世加起来的人生里都不曾有过的,金光瑶觉得有些怪异,又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他也能有这般接近普通孩童的幼稚心绪。

  金光瑶笑着叹了口气,方利落地系好腰带,耳边便传来了扣门声。

  金光瑶跑过去打开门,便见蓝曦臣正站在门外,含笑看着他。

  看得出蓝曦臣今日的衣着郑重了许多,领口袖口绣了淡色暗纹,衣袂蹁跹间自有一番清绝风骨,望向金光瑶的目光温煦柔和,称得上眉目如画,款款温柔。

  蓝曦臣的气质过于淡雅高远,简直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错觉。

  ——如果略去他手中端着的那碗还冒着热气的面不提的话。

  蓝曦臣手中端着的是一碗色泽漂亮的长寿面,旁边还有一颗红彤彤的鸡蛋,使他整个人顷刻间从仙风道骨被拉回了家长理短,金光瑶不由得笑了起来。

  蓝曦臣也笑,道:“阿瑶,生辰快乐。”

  金光瑶接过蓝曦臣手中的面,在氤氲的热气里,眼眶有些发酸。

  倒不是他堂堂前任仙督会为了一碗面而感动不已,只是做这件事情的人是蓝曦臣,便总能触动金光瑶心底那最柔软的一隅。

  长寿面自然是用一整根面条做成的,金光瑶试图在不咬断面条的情况下将整碗面吃完,然而失败了。

  他从前生辰从没吃过长寿面,不晓得要面条不断还是门技术活,不由得有些懊恼。

  蓝曦臣忍俊不禁,坐在桌边为他剥开了鸡蛋,放到金光瑶面前的小碟子里,笑道:“和碗面较什么劲?快些吃罢。”

  金光瑶搅了搅碗里剩下的一点面条,不死心的问道:“这种面怎么才能一口气吃完?”

  蓝曦臣愣了愣,道:“......我也不曾试过。”

  仔细一想蓝曦臣幼年时的情状,青蘅君长年闭关,母亲被幽禁,想见上一面都难,蓝启仁更不是什么慈和细致的长辈,姑苏双壁自幼的生活便是枯燥乏味的,没吃过长寿面这种事情也不太离奇。

  蓝曦臣似乎思索了一下,道:“忘机试过。”

  金光瑶扬眉,了然道:“魏公子做的?”

  “......嗯。”蓝曦臣的神情变得有些微妙起来,道:“我记得忘机当时一口气吃完了,但似乎是......没敢嚼。”

  金光瑶想了想魏无羡不放辣椒就手软的毛病,觉得含光君有点令人心疼。

  金光瑶看了看自己剩下的半碗面,又看了看蓝曦臣,心底忽然有一个不那么绝妙的主意冒了出来。

  他挑了挑唇,将碗向前推了推,似笑非笑道:“泽芜君想试试吗?”

  这话已算得上十分露骨的撩拨,金光瑶没想过蓝曦臣能应,然而蓝曦臣只是愣了一下,便道:“也好。”

  金光瑶懵了一瞬,不可思议的看向蓝曦臣,便见蓝曦臣眸光澄澈,未含一丝旖旎,只是单纯地想尝尝而已。

  金光瑶犹豫了一下,还是强调道:“只有这一副碗筷了。”

  蓝曦臣便准备起身,道:“你若介意的话,我再去取一副便是了。”

  “别——”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机会,虽说被撩拨的人不解风情,金光瑶也不打算放弃,当即将面前的碗筷向前一推,笑道:“请。”

  于是蓝曦臣接过筷子,夹起一根面条,就当真斯文认真的吃了起来。

  金光瑶觉得他真是败给蓝曦臣了。

  他分明已经撩拨到这份上,蓝曦臣却仍一副无知无觉的模样,若说蓝曦臣是在装模作样金光瑶是打死也不信的,可蓝曦臣好歹活了几十年光景,竟分明是情智未开,宛如稚子。

  金光瑶有些挫败,又有点欣喜。

  若蓝曦臣不这般迟钝,怕是在感情一事上也就不再是一片空白了罢。

  蓝曦臣十分仔细地吃完了那碗面,发觉金光瑶神色有些微妙,不由迷惘道:“怎么了?”

  金光瑶咬了一口手中的鸡蛋,含糊道:“没事,只是没想到泽芜君也如此不拘小节而已。”

  蓝曦臣一时莫名,道:“同你自然不必讲究这些,我们从前不也......”

  金光瑶一怔,这才知道蓝曦臣竟一直将他摆在这般亲近的位置,只是他曾经总觉得与蓝曦臣距离太远,从不曾提过如此出格的要求罢了。

  金光瑶兀自思索着吃完了那颗鸡蛋,蓝曦臣起身道:“走罢。”

  金光瑶抬眸看他,不解道:“去哪?”

  蓝曦臣哭笑不得地看回去,道:“连自己的冠礼都忘了吗?”

  金光瑶懵了一瞬,轻声重复了一遍:“冠礼?”

  蓝曦臣道:“你今日及冠,自然该要举行冠礼的。”

  金光瑶思索了片刻,心道,前世及冠那日,他在做什么?

  是在为怎样被兰陵金氏承认而煞费苦心,还是在聂明玦手下摸爬滚打?金光瑶早已记不清了。

  自从母亲过世后,再无人为金光瑶庆过生辰。

  他两世的人生轨迹在前十四年几乎完全重合,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上一世十四岁的金光瑶,没有遇到蓝曦臣。

  金光瑶忽然觉得眼眶有些酸,他从不自怨自艾,可此时也不禁心生怅然。

  “蓝曦臣。”金光瑶低喃道:“若我早点遇见你....”

  “罢了。”金光瑶顿了顿,抬头露出个灿然的微笑来,不同于曾经斯文讨喜的假笑,真实得几乎晃了蓝曦臣的脸。

  他轻声道:“幸好,如今......也不迟了。”


作者有话说:

感觉经过这么多事情以后蓝大和瑶妹都有了些脱胎换骨的转变,不知道会不会有些ooc,以及我的大纲上明明已经没几行字了,然而一码字的时候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加了各种细节和衍生【超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不过估计快完结了【捂脸】


评论(1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