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二十六章
  绝境中的疯狂反扑总是最强悍的。
  聂怀桑杀红了眼,长刀携了鱼死网破的决绝与势不可挡的凶戾,一起一落间必带起一小片横飞血肉,所过之处皆是尸体横陈,宛如杀神。
  聂长老怒声低喝道:“聂怀桑!”
  聂怀桑置若罔闻。
  他将一柄长刀舞得密不透风,刀光血影里,另一柄长刀锵然出鞘,携了凝炼悍然之势硬生生穿入刀影之中,两柄构造相似的聂氏长刀便这么猝然撞在一处,霎时间擦出一阵刺目的火花。
  聂怀桑终于对上了这个自聂明玦过世以后,唯一呕心沥血教导他支持他的人。
  他赤红了双眼,毫无犹豫地横刀而上,刀刀凌厉地向着要害而去,不曾给自己和对方半分余地。
  两人的武功同出一门,聂怀桑又是由聂长老亲手教导,刀法中总透着相似之处,便少了几分出奇制胜的可能。
  聂长老对聂怀桑的招数再清楚不过,几乎能猜到聂怀桑的每一次进攻与防守,因此尽管聂怀桑来势汹汹,却仍处处被压制一头。
  须臾间两人已过了百余招,聂怀桑渐渐不支,聂长老的优势却十分明显,然而聂怀桑显然并不想因此束手就擒,他低吼一声,面色狰狞地挥刀向聂长老的面门刺去。
  聂长老早便料到他会有这般反应,回刀去档,然而就在此时,聂怀桑的长刀忽然去势一转,虚晃一招后脚步一旋,向着聂长老后颈劈去!
  随着这一刀挥出,聂怀桑身上气势骤然一变,再不复之前处处被压制时的左支右绌,浑然流畅的招式俨然已与方才大不相同。
  而他之前种种为了麻痹众人的伪装,竟连从小教导他的聂长老都没能察觉!
  此时聂怀桑这骤然发难的一刀落下,聂长老避无可避,眼见着就要被硬生生斩断脖颈,周围传来聂氏子弟的惊声疾呼。
  蓝曦臣欲举剑去拦,然而方才的一战已经透支了他太多体力,此时灵力透支的恶果已开始显现,他气息散乱,即便想要救人,也不过是有心无力。
  便在此时,人群中一聂氏子弟越众而出,不管不顾地扑在聂长老身上,刚死死地抱住聂长老的背部,下一瞬聂怀桑的长刀便倏忽而至。
  这一刀正劈中他的头颅,那聂氏子弟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便被长刀贯穿了头部,霎时间一片红白翻飞,溅了聂怀桑与聂长老满头满脸。
  可即便这样,他扒住聂长老肩头的手仍分毫未松,至死仍大睁的双眼里没有恐惧,只要决然。
  聂长老目眦尽裂,大喝一声转过身,暴怒地挥刀向聂怀桑攻去。
  聂怀桑躲过聂长老那怒极的一招后飞快反击,不再藏拙,招招刁钻奇诡,完全不落下风。
  而相比之下,暴怒的聂长老却有些乱了阵脚,不自觉地被聂怀桑牵着鼻子走。
  聂氏功法的最大弊端就是忌心绪暴躁,因此聂长老的暴怒便是最大的隐患。
  随着两人过招的速度越来越快,聂长老的破绽渐渐显露出来,待聂怀桑又一次虚晃一招过后,聂长老举刀去档,心口处竟落了空门!
  先前聂长老的防卫一直密不透风,这般机会着实难得,聂怀桑举刀便刺,直逼至距心脏不过半寸,刀尖却忽然一滞。
  他对上了聂长老的眼睛。
  那双比他记忆中苍老了许多的眼睛里,承载了他极为熟悉的神情。
  那是他大哥去世那年,他常能在聂长老眼里看到的,愤怒的、悲痛的、混杂着不甘与期冀的眼神。
  在这样的眼神里,他成为聂怀桑最坚实的后盾,将聂怀桑从痛失血亲的悲愤茫然里拉出来,一步一步引着他成为真正能独当一面的存在。
  而如今聂怀桑在这样的眼神里,清晰的看到了满面凶煞,浑身浴血的自己。
  就是这样一个眼神,让聂怀桑满心的杀意中,恍然升起了一丝迟疑。
  聂怀桑的迟疑不过一瞬,然而高手过招,成败也只在这一瞬。
  手腕处骤然一痛,下一瞬长刀已脱手而出,落在地上发出惨然又铿锵的一声脆响。
  聂怀桑怔怔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眸光微转,落在聂长老架在他脖颈的长刀上。
  他低低地笑了笑,紧接着好像停不下来一般,笑声越来越大,透着些古怪与自嘲。
  聂怀桑便是这样被聂长老带走的,押送回清河聂氏,留待族中为他定下最后的惩罚。
  蓝曦臣和金光瑶默然相视,一时间都因这样的反转复杂难言。
  沉默半晌,金光瑶苦笑道:“若他再心狠一点,结果恐怕就不是如今这般了。”
  就如同金光瑶一生作恶却输在自己硕果仅存的几次善举上一般,于一个穷途末路的恶人而言,心软便是坠入深渊的开始。
  蓝曦臣点了点头。
  对于聂怀桑,蓝曦臣的心情一直是复杂的,自幼的照拂,兄长的托付,都是他很难放下的东西,事情发展成如今这样,蓝曦臣心中是极不好受的。
  金光瑶知道蓝曦臣心中所想,识趣地不再多提,他上前一步,给了蓝曦臣一个拥抱。
  金光瑶道:“蓝曦臣,谢谢你。”
  蓝曦臣怔了怔,道:“谢什么?”
  金光瑶顿了顿。
  聂怀桑的这些恶行于金光瑶而言其实算不得什么,甚至金光瑶可以比他更狠,而金光瑶与他最大的不同是,在做尽了恶事后,仍有人固执坚持,即便轮回转世也要拉他出这泥潭。
  时隔两世,蓝曦臣向金光瑶伸出了手,而金光瑶抓住了。
  这便是是金光瑶的庆幸。
  然而金光瑶最终看向了通往安放他尸身棺樽的那条密道,轻声道:“若不是你,这具尸体也不知要过多久才能重见天日。”
  蓝曦臣抿了抿唇,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金光瑶思索半晌,道:“我如今尚且好好活着,前尘便算彻底了结,寻个好去处葬了吧。”
  蓝曦臣问道:“葬在何处?”
  金光瑶笑了笑,道:“兰陵金氏算不得家,我幼时所居的楚馆也算不得家,说到底我其实没什么归处,便葬在云深不知处,可好?”
  蓝曦臣一怔。
  当年换出金光瑶魂魄时,蓝曦臣的确想过,若能够取出金光瑶的尸身,便将他葬在云深不知处。
  他记得蓝忘机曾和他说过一席话,说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也就是将金光瑶带回来的心情尤其强烈时,蓝曦臣第一次体会到蓝忘机说这番话时的心情。
  而如今,金光瑶的想法竟与他如出一辙。
  蓝曦臣有些欣喜,却说不清这欣喜是为何而来。
  他略略想了想,还是想不透彻,便索性放在一旁。
  “好。”蓝曦臣沉声开口,仿佛承诺般道:“我们回姑苏。”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