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二十三章 
  自当年魏无羡将最后一枚阴虎符毁去后,这种鬼道之物就再不曾现世,如今聂怀桑手中竟仍有一枚阴虎符,就连魏无羡也觉得难以置信。
  在座诸人中只有魏无羡对此物最为了解,蓝曦臣一边挟持着聂怀桑,一边将阴虎符递给魏无羡,沉声道:“凡请魏公子帮忙查探一下。”
  魏无羡正要上前去拿,金光瑶忽然道:“二哥小心!”
  伴随着金光瑶这一声低喝的,是聂怀桑突兀的一声冷笑。
  蓝曦臣心中一紧,猛地收紧了架在聂怀桑颈间的剑刃,聂怀桑脖颈间顿时鲜血如注,喉间发出嗬嗬的声响。
  魏无羡眉头一锁,忽然脸色大变,一个健步冲过去抢下了蓝曦臣手中的阴虎符,再顾不得其他,直接向空中奋力抛去。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阴虎符在空中猛地炸开,众人纷纷抱头伏倒在地,聂怀桑也趁此机会挣脱了蓝曦臣的桎梧。
  阴虎符乃是控制凶尸的枢纽,此时骤然被毁,停在周围的凶尸再不受控制,凭着本能向阳气旺盛的地方靠拢。
  聂怀桑方一逃脱,便被分散在一旁的聂氏子弟团团围住护在中间,他眸色冰冷的看向蓝曦臣和金光瑶等人,慢慢的吐出一个字:“杀。”
  竟是对一旁的凶尸不管不顾,宁愿拼个鱼死网破也不愿退让半分。
  蓝氏子弟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一边是重重凶尸不知疼痛和疲惫的围攻,一边是聂氏子弟自杀式的拼杀,又要同时保护被下了药的众人,一时间手忙脚乱,左支右绌。
  所幸能被蓝曦臣选中带出来的弟子都是个中翘楚,再加上蓝曦臣未雨绸缪,蓝氏子弟虽忙乱却并不惊慌,自发分成了两组,一组将聂怀桑等人围困在中间,另一组将无力反抗的众人牢牢地围了起来。
  魏无羡将鬼笛陈情横在唇边,指尖飞快的在笛身上跳跃,一阵阵奇诡的音符倾泻而出,蓝忘机与之合奏,冲在最前面的凶尸动作瞬间慢了下来,接着被操控着慢慢向后退去,与后面的凶尸撞在一起,霎时间倒下了一片。
  然而这些低阶凶尸虽然较易操控,数量却太多,一批倒下后另一批就踩着他们的身体继续向前,仿佛永无止境。
  各种符籇流水似的扔了出去,魏无羡的笛声越来越快,然而凶尸仍是一批一批地涌来。
  聂氏子弟此时倒是差不多被制服了个干净,蓝曦臣点了聂怀桑的穴,面色冷凝,聂怀桑却仍笑意绵绵,似乎对于最后能反咬蓝曦臣一口,还有些得意。
  蓝曦臣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便将他丢在原地,快速加入战局。
  蓝曦臣的加入令众人的压力轻松了一些,却也只是一些而已。
  符籇终有用尽的时候,人非草木,玄门中人即便再不惧凶尸,却终究是血肉之躯,并非不知疲倦,虽说因蓝曦臣准备充分并无人丧命,却也都是浴血而战。
  又一曲终了,魏无羡低咒道:“他是把这全天下的凶尸都引来了吗?!挨家挖人祖坟?”
  蓝曦臣面色渐渐凝重起来,这样永无止境的缠斗只会令人筋疲力尽,如果再不能尽快解决,伤亡只是迟早的事。
  他目光扫视四周,余光里忽然看到金光瑶闪身钻进尸群,心里猛地一紧。
  他视线随着金光瑶而动,见金光瑶并不曾与凶尸直接对上,而是身形灵活的避开凶尸的攻击,在尸群里来回穿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蓝曦臣担心他出什么意外,悄声跟了上去,正看到金光瑶弯腰去拾什么东西,而一旁的凶尸忽然向他头部抓去。
  电光火石之间,金光瑶尚未有所反应,蓝曦臣已利落的挥剑斩断了那只伸向金光瑶的手臂,金光瑶诧异地回头,便看到蓝曦臣又挥剑斩下了另一个凶尸的头颅。
  分明是如此凶险的情况,金光瑶眸中却莫名闪过温软笑意,他拉着蓝曦臣退回了保护圈,将自己掌心里的东西展开给蓝曦臣看。
  是方才炸开的阴虎符碎片。
  阴虎符毕竟是玄铁所制,并不能被完全粉碎,仍剩下了不少大块的零件,被金光瑶捡了回来,然而再想将其恢复原样却是不可能了。
  蓝曦臣怔了怔,道:“阴虎符已经被毁成这样,你怎么……”
  他说到一半,忽然顿住了。
  别人或许不行,金光瑶却可以。
  当年薛洋效仿魏无羡制造阴虎符时,便是金光瑶一手督管的,他对阴虎符的熟悉并不比薛洋少。
  金光瑶笑了笑,在这些幸存的碎片里挑挑拣拣,指尖翻飞间快速的组装出了一枚简易的阴虎符。
  这枚阴虎符较之前早已面目全非,金光瑶也不敢确定有几成胜算,甚至于会不会使情况更糟,他看向蓝曦臣,道:“我试试。”
  蓝曦臣点了点头。
  金光瑶试探着将灵力输送进阴虎符中,眉头紧锁,额际渐渐有冷汗流出。
  无数凶尸仍不知疲倦的涌来,蓝氏子弟的保护圈越缩越小,已有体力不支的弟子被其他人换了下去,留在保护圈内处理伤口恢复体力,却终究及不上凶尸围攻的速度。
  金光瑶额际的冷汗越来越密,蓝氏子弟的保护圈渐渐被撕了一个口子,大片的凶尸一涌而上,试图扑向被围在中央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们。
  人群中开始响起惊恐的叫声与绝望的呼喊,蓝曦臣挥剑准备顶上,却在此时,面前的凶尸齐齐停了动作。
  金光瑶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唇边渐渐扬起一抹浅淡的笑意,在聂怀桑目眦尽裂的注视下,所有的凶尸齐齐向后退去,不多时就退出了众人的视线范围。
  待这些凶尸退得足够远后,金光瑶松了手中的阴虎符,任他掉在地上,变成更加破碎的粉末。
  至此,这世间最后一枚阴虎符也再无作为之力了。
  金光瑶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视线里忽然出现了一张雪白的锦帕。
  他略路抬头,见蓝曦臣微倾着身子,含笑将自己的锦帕递至他眼前。
  金光瑶伸手接过,道了声谢,蓝曦臣的锦帕上有股淡淡的檀香味,像极了蓝曦臣身上的味道。
  金光瑶缓缓地吐了口气,跟上蓝曦臣,去查看众人的伤势。
  蓝氏子弟几乎个个都挂了彩,所幸并无重伤,也无人丧命,被护在中间的玄门中人从始至终都完好无损,此时已有人恢复了力气,满脸阴郁地站了起来。看向被绑在中央的聂怀桑。
  江澄脸色尤其难看,阴恻恻道:“聂宗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聂怀桑眸子一片赤红,死死地瞪着金光瑶的方向,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般。
  江澄眸中流露出浓郁的狠厉,他冷笑了一声,拔出紫电就向着聂怀桑的方向抽去。
  聂怀桑眼都没眨一下,不躲不避,仿佛没有知觉一般。
  眼看着紫电缠上聂怀桑的脖颈,魏无羡却挥剑一挡,阻住了紫电的去势。
  江澄见状不由得面色更冷,狠狠地向魏无羡瞪去,魏无羡道;“不能杀聂怀桑,这阴虎符究竟是怎样制出的还没问清楚,若不解决必然后患无穷。”
  江澄冷哼一声,紫电一抖,便将魏无羡的剑缠住拧了一圈,魏无羡嘶了一声,便见江澄又瞪了他一眼,这才面色阴沉地将紫电收了回去。
  这怒气似乎是冲着他的,魏无羡莫名其妙,问道:“江澄,你发什么疯?”
  江澄闻言猛地转头看向他,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眸子慢慢地红了起来。
  魏无羡懵道:“哎,你别,我怎么你了?我给你道歉还不成么?”
  江澄哽了哽,冷声道:“今天这些事情,你早就知道了。”
  魏无羡一怔,忽然意识到什么,声音低了下来,道:“是。”
  江澄道:“你既然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魏无羡抿了抿唇,沉默下来。
  江澄面色阴郁,蓝曦臣见两人间气氛凝重,轻声解释道:“我们之前只是猜测,并没有证据,又担心打草惊蛇,便只能暂时瞒了大家,还请江宗主勿怪。”
  江澄闭了闭眼,一向骄傲自矜的脸孔上竟闪过几分颓丧。
  他与魏无羡早便不是当年能够并肩作战,安心将背后交给对方的那种情状了。
  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他们两个中间已经隔了太多东西,即便他们到现在都可以自信地说对各自再了解不过,却怎么也回不到从前无间的模样了。
  就如同魏无羡不将这样危机的事情告诉江澄,江澄心里怒气冲天,却忽然发现自己竟没有资格去指责。
  江澄觉得眼眶有些发涩,转身就走,却被魏无羡一把扯住。
  魏无羡道:“抱歉。”
  江澄眼眶慢慢的红了,口中却仍嗤笑道:“你跟我道什么歉?你不是向来喜欢逞英雄充好汉吗?多无私多伟大啊?”
  江澄这话说得极为难听,他痛恨极了魏无羡以保护的名义将所有事情都对他隐瞒,那让他觉得自己无力又无能。
  蓝忘机面色冷了下来,沉声道:“江宗主,请你自重。”
  江澄冷笑一声,偏过头不再言语。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有些受不了这样沉重的氛围,打了个哈哈道:“江大宗主,没事先将这件事情知会于你是我的不对,下次我一定注意......啊!!!”
  话没说完,魏无羡忽然惨叫一声,一把拉住江澄,手忙脚乱地躲到了江澄身后。
  原来是仙子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向着站在江澄身边的金凌直直地扑了过去。
  魏无羡紧紧地扒着江澄地肩膀瑟瑟发抖,先前僵持地气氛瞬间一扫而空,江澄恍惚间竟觉得回到了年少时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他帮魏无羡赶狗,魏无羡帮他打架,和他一起摘莲蓬。
  江澄面上不由得泛起一丝细微地笑意,在这些年他和魏无羡之间的心结一直没有完全解开,他拉不下脸来,魏无羡也有所顾忌,便就这么不尴不尬地拖着,此时终于觉得两人的关系又进了一些。
  江澄抿了抿唇,难得温和地向一旁的金凌道:“阿凌,你先带仙子回去。”
  金凌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两人一眼,对魏无羡怕狗时没出息的样子唾弃了一瞬,便径自将仙子带走了。
  魏无羡这才从江澄背后跳出来,大松了一口气,笑眯眯地向江澄拱手道:“多谢多谢。”
  江澄冷哼了一声,表示懒得理他。
  于是这件事情就这么被揭了过去。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