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七章
  尽管蓝曦臣再三保证没有大碍,次日宋瑶还是早早的起来,去静室寻了蓝忘机。

蓝忘机来到寒室的时候,蓝曦臣正在榻上静坐调息,听到脚步声后睁开眼,讶异道:“忘机怎么过来了?”

蓝忘机眉头紧蹙,面上是一派霜雪般的清冷之色,沉声问道:“兄长的灵力又失控了?”

他神色极冷,声音也极冷,蓝曦臣却看出了他眼底的焦急,看一眼一旁默默盯着这边的宋瑶,蓝曦臣无奈笑道:“真的没事,只是昨日练剑时收势狠了些,乱了内息而已,调息片刻也就罢了。”

他又看向宋瑶,眸光里几许温柔宠溺又几许无可奈何,心里却是暖的,他叹道:“倒是阿瑶,昨日怕是真吓到他了,竟去找了你过来。”

蓝忘机道:“他是关心你。”

提起宋瑶,蓝忘机的语气第一次略略软化,紧蹙的眉却没有松开分毫,他目光直直的与蓝曦臣对视,语气里已有了些微谴责之意,道:“每次有事,你都说无碍。”

蓝曦臣向来都是把所有的事情揽到自己身上,独自一人去背去扛,即便再痛苦艰辛,也永远一副轻描淡写温煦微笑的模样。

可他从不付诸于口,却不代表那些苦痛就真的不存在了。

就如同当年蓝曦臣带着蓝氏藏书出逃,一路上究竟经历了什么,除了曾救过他一次的金光瑶,至今为止,连蓝忘机都不知道。

蓝曦臣总喜欢把一切说得轻松,是因为不想让旁人担忧,至于他究竟承受了什么,就另当别论了。

因此蓝忘机对蓝曦臣的话半分也不信,当年若不是他发现及时,以蓝曦臣当时的情况,早就灵力大乱爆体而亡了。

蓝曦臣心中无奈,当年的情况的确凶险,以至于蓝忘机至今都铭记于心耿耿于怀,他叹了口气,只得将手腕伸了过去,道:“你若不放心,探一探我的脉搏就是了。”

蓝忘机蹙着眉认真的探查了许久,确定真的没有大碍,紧蹙的眉头这才松开些许,抬眸看向蓝曦臣,提起了另一件事:“兰陵金氏举办清谈盛会的日子将至,兄长去年就没有出席,已有人在说闲话了。”

蓝曦臣闻言不由得看向站在一旁的宋瑶,眉心微不可查的蹙了蹙,道:“今年我会去。”

蓝忘机也随着蓝曦臣的目光向宋瑶望去,沉声问道:“若是出席,兄长打算如何安置他?”

这倒的确是一桩难事,宋瑶如今于修炼一途上刚有所裨益,最是离不得蓝曦臣在旁指点的时候,而清谈盛会的期限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若是不带着宋瑶,之前好不容易练出的成绩便彻底耽误了,可若带着他,宋瑶的身份又太过敏感。

宋瑶一脸乖巧,一副全凭蓝曦臣做主的模样,可蓝曦臣又怎会不知他对修炼的急切。

思虑再三,蓝曦臣还是决定带上宋瑶。

清谈盛会的前三天,蓝曦臣带着宋瑶,同蓝忘机魏无羡二人一同前往兰陵城。

蓝曦臣顾着宋瑶怕高,一路上御剑低飞,不光将宋瑶稳稳护着,还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魏无羡窝在蓝忘机怀里,见状不忍直视道:“泽芜君,你是不是有点太宠他了?”

宋瑶脑袋动了动,被蓝曦臣轻拍了一下,又挡严实了。

蓝曦臣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温声回道:“阿瑶还小。”

魏无羡表示被感情蒙蔽了双眼的人很清奇很不可思议,他满脸严肃郑重的看向蓝曦臣,苦口婆心道:“泽芜君,我和含光君十五岁的时候,已经诛杀屠戮玄武了。”

蓝曦臣怔了怔,恍然道:“也对。”

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松开分毫。

魏无羡抽了抽眉角,果断扭头,把脸埋在蓝忘机胸口闭目养神去了。

蓝忘机神色清冷,岿然不动,眸中闪过一缕极淡的笑意,揽住魏无羡的手臂紧了紧,自去专心御剑。

四人一行抵达兰陵金氏时,金凌已经早早的迎了出来。

自金光瑶死后,兰陵金氏早已大不如从前,幸得姑苏蓝氏和云梦江氏鼎力扶持,再加上兰陵金氏本就根基不浅,金凌也是争强好胜绝不服输的性子,这才不至于被人所欺,这些年又渐渐振兴起来。

早些年的时候金凌一人还压不住兰陵金氏的那些旁系,蓝曦臣和江澄作为蓝氏和江氏的宗主,每次清谈会总会提前抵达兰陵,算是来给金凌撑场子,这些年金凌虽然已经不再需要别人撑腰,蓝曦臣等人却还是习惯早到几日,同金凌一起查看一下筹备事宜。

如今的金凌已不再是当年倔强矜傲的少年模样,眉眼间褪去青涩,行事作风也成熟许多,只是在他舅舅江澄和魏无羡面前,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他在蓝曦臣和蓝忘机面前素来乖觉,恭恭敬敬的见了礼,轮到魏无羡时却不甘不愿起来,只别别扭扭的招呼了一声。

魏无羡瞪了瞪眼,道:“金小宗主,你这是差别对待。”

金凌假装没听见,把头转向一边的宋瑶,问道:“这位小公子是?”

蓝曦臣温声道:“他是宋瑶,此次清谈会都会跟在我身侧,不必多做安排,与我同吃同住即可。”

金凌点头表示知晓,遂引着四人上了金麟台,通往金麟台的长坡辇道两侧绘满了彩画浮雕,其上所述皆是历代金家家主及名士的生平事迹,宋瑶四下张望,便见那浮雕精美,栩栩如生,行至一半时,却忽见前方的浮雕骤然中断,整整四幅画的位置都是一片空白。

宋瑶不由得停下脚步,疑惑道:“这里为何是一片空白?”

几人闻言都顿住了,沉默半晌,金凌沉声道:“此处本该是有一人的画像的。”

“前金宗主,金光瑶,我的叔叔。”

他说这话时语气沉沉,神色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叔叔”两字似乎绕了几绕才从他口中吐出,尾音还有些几不可察的颤。

说完这句,金凌便抿上唇,不再多言,宋瑶隐隐明白自己不小心触了忌讳,默默垂下头,站到蓝曦臣身边不再说话。

刚一走到蓝曦臣身边,宋瑶就被蓝曦臣牵住了,蓝曦臣牵得很紧,指尖却有些微的凉意。

几人一路无声,匆匆走过辇道,金凌带他们来到早就准备好的住处,待几人安置下来后,金凌和蓝曦臣蓝忘机探讨清谈会的准备事宜,魏无羡在一旁边嗑瓜子边时不时插两句,听得津津有味,宋瑶无事可做,得了应允,便去院子外四处转了转。

院外的金星雪浪开得正好,宋瑶摘下一朵,有露水从花瓣上滑落,顺着他指尖没入袖中,沁出一片清凉,宋瑶望着那朵金星雪浪,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亲切。

他将金星雪浪收入袖中,正欲向前走,忽听得一声犬吠,宋瑶愕然回头,便被一只大犬拱了个满怀。

宋瑶被扑得一个趔趄,还未回神,就愣愣的被舔了一脸口水,紧接着那只狗又叼住他的衣角,死命的将他向着相反的方向拽,似乎是想将他带去什么地方。

宋瑶无奈的跟着它走,结果又被带回了他出来的那个院子。

宋瑶一直被叼着衣角扯到了金凌面前,金凌见这一人一犬已这种形状出现在这里,不由得讶异唤道:“仙子?”

几乎是话音刚落,就听到魏无羡嗷的一声,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攀上了蓝忘机的肩,颤声道:“蓝……蓝湛,狗……”

金凌有些嫌弃的瞥他一眼,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仙子仿佛不满被人忽略一般,扯着宋瑶又往前凑了凑,还用头不住的将宋瑶向金凌的方向拱。

金凌疑惑道:“仙子,你怎么了?”

他不明就里,蓝曦臣却心中一动,眸色微微变了变。

仙子这是认主了。

仙子拱了半天,见金凌毫无反应,焦躁的吠了一声,绕着宋瑶不停的转圈圈。

它虽有灵性,却到底不能口吐人言,金凌迷惑的看了它半晌,目光转向宋瑶,似乎明白了什么,恍然道:“看来仙子和你很是投缘。”

仙子闻言愤怒的呜咽了一声,调头冲出了院子。

金凌茫然道:“……仙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总觉得仙子刚才向他翻了个白眼……

蓝曦臣轻咳了一声,道:“许是觉得阿瑶亲切。”

金凌愣愣的点了点头,那边魏无羡确定仙子真的跑远了,又生龙活虎的从蓝忘机身上跳下来,问道:“阿凌,你舅舅怎么不在?”

从前每次只要魏无羡和江澄同时到场,江澄是必要过来冷嘲热讽一番的,今日他们已经到了这么久,江澄却没来,那便是不在了。

金凌道:“临时有事,回云梦去了,清谈会那天会回来。”

魏无羡哦了一声,金凌又道:“我说你们俩能不能不一见面就掐?见不着时候惦记着,见了面就互相挤兑,有意思?——嘶,你怎么又打我?!”

魏无羡道:“怎么说话呢?”

金凌捂着头退后几步,脸上成熟沉稳的表情裂了个口子,愤怒道:“我说什么了?!”

魏无羡肃然道:“早八百年前我就说过我只对含光君这样的男子有兴趣,什么叫惦记着你舅舅?这话含光君听了也要打你的。”

金凌噎了噎,恶狠狠的瞪了魏无羡一眼,拂袖就要走,被魏无羡一把拎了回来。

魏无羡道:“正事还没谈完,走什么走?坐下坐下。”

金凌冷哼了一声,不甘不愿的坐下了,而方才仙子的那一段插曲,就这么轻轻揭过,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蓝曦臣拉过刚被仙子袭击一番,此时仍有些懵的宋瑶,见他被蹭了一身狗毛,卷云纹抹额也歪了一点,眸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笑意。

蓝曦臣给宋瑶正了正抹额,问道:“可有吓到?”

宋瑶摇了摇头,低头看一眼自己乱糟糟的衣服,尴尬道:“泽芜君,我这就去换一身衣裳。”

姑苏蓝氏素来最注重仪表,他现在这副模样,真难为了蓝曦臣仍能笑脸相对。

于是宋瑶匆匆去内室换衣,蓝曦臣便继续与蓝忘机金凌认真讨论起清谈会事宜。
  之后的几日也大多如此,而兰陵金氏的清谈盛会之期,转瞬即至。









评论(4)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