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六章
  蓝启仁回来后,宋瑶每日必做的事情,除了和蓝曦臣一同修习心法,便又多了一项——听蓝启仁讲学。
  蓝氏子弟几乎无人不惧怕蓝启仁,随随便便拎出来一个至少都抄过百八十遍的家训,便是雅正如含光君有时也不能幸免,众人本以为新来的弟子定也会因为言行不端而受到斥责,然而令人惊掉下巴的是,一个月过去,宋瑶不但没有挨过一次罚,反而得了蓝启仁的青睐。
  要说蓝启仁平生最得意的弟子有二,一为泽芜君蓝曦臣,一为含光君蓝忘机,只是他二人一个清雅如玉,一个冷淡似冰,蓝曦臣虽比之蓝忘机要好些,说到底,却都不是擅长煽情之人。
  可宋瑶不同,他勤奋好学,聪慧知礼,面对蓝启仁时恭谨又听话,且嘴极甜,每日里总是跟在蓝启仁身后先生长先生短的唤,直把蓝启仁唤得心花怒放,哄得险些找不着东南西北。
  不出一个月,宋瑶在蓝启仁心目中的地位已俨然要超越蓝曦臣和蓝忘机了。
  每每提及此事,魏无羡都痛心疾首,他整个人歪在蓝忘机身上,一手抓着蓝忘机的衣领,一手捂着心口嚎道:“蓝湛蓝湛,我心好痛,你快帮我揉揉。”
  于是蓝忘机直接将手伸进了他的内衫,就不拿出来了。
  魏无羡对此见怪不怪,犹自愤愤不平,道:“大家同样都是人人喊打的大魔头,怎么他换了副皮囊就混得这么好?蓝湛你说说,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蓝忘机亲了亲他,道:“你不是。”
  魏无羡碎碎念:“真是的,我夷陵老祖不要面子的吗?……等等,你刚说什么?”
  蓝忘机道:“你不是魔头。”
  于是魏无羡果断闭嘴,张开双臂狠狠地将蓝忘机扑倒在榻上,伸手去扯蓝忘机的衣服,边在他身上撒泼打滚,边道:“蓝湛,你怎么这么好呢?”
  蓝忘机眸中泛起一丝笑意,任由他胡作非为,半晌一个翻身,将魏无羡牢牢地禁锢在双臂之间。
  待魏无羡激动完,他身上的衣服也被蓝忘机褪得差不多了。
  魏无羡眨了眨眼,道:“……咦,含光君,你做什么?”
  蓝忘机沉沉的看他一眼,道:“天天。”
  ……
  这边厢魏无羡蓝忘机天天快活似神仙,那边厢宋瑶却扔在刻苦修炼,他虽天资极佳,但到底错过了修炼的最好时机,若想有大成几乎已是不可能的事,即便是最基本的东西,也要比别人多付出几倍的努力,才能堪堪达到一个尚可的程度。
  有时候蓝曦臣看着他辛苦修炼,想起金光瑶前世曾被诟病为偷技之人,便觉得心疼。
  不能学精学深,便只能求广求多,但凡有其他办法,也无人会选择这样一条费力又不讨好的路。
  所幸宋瑶极为聪慧,且心性极为坚韧,如今有蓝曦臣在旁教导,修炼一事上也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
  六月之后,宋瑶终于结出金丹,而蓝曦臣也信守诺言,开始教宋瑶修习剑法。
  剑法一道与其他基本功不同,更多靠的是悟性和灵性,而宋瑶恰恰最擅长这些,他心性灵活,八面玲珑,往往蓝曦臣只教一遍,便能领悟其中要领,且在修习其他招式时能够举一反三,融会贯通,进步神速。
  没用多长时间,宋瑶的一招一式间已有了自己的风骨,除了速度和力度上有所欠缺,于剑术上已隐隐成了形。
  这一日宋瑶同往常一般从蓝启仁处回来,远远的便听见寒室中传来幽咽的箫声。
  箫声空灵悦耳,但或许是乐器本身的特质,令人觉得隐隐透着几分悲凉。
  蓝曦臣奏的是清心音,宋瑶并不曾听过,却隐隐觉得熟悉。
  他走近几步,站在门旁凝神细听,心底的熟悉感愈来愈胜,随着什么东西在他脑中一闪而过,宋瑶心中蓦地泛起一阵刺痛。
  这痛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如同在宋瑶脑中一闪而过的那些片段一般,转瞬即逝,快的令宋瑶抓不住头绪。
  他心神一阵恍惚,待回过神时,蓝曦臣已停了箫声,打开门,从门内向他看来。
  蓝曦臣见他呆站在门边,眉头紧蹙,不由一愣,问道:“这是怎么了?”
  宋瑶摇了摇头,将心底那点疑惑收了起来,定了下神,笑道:“没怎么,只是觉得泽芜君的箫声很好听,泽芜君方才奏的是什么曲子?”
  蓝曦臣闻言怔了怔,不由得晃了下神。
  金光瑶曾问过他一模一样的话。
  顿了顿,蓝曦臣还是答道:“清心音。”
  宋瑶略一琢磨,问道:“这曲子可是有清心安神的功效?”
  蓝曦臣点了点头。
  宋瑶不由得暗自皱眉,这曲子若有清心安神之效,那他方才心神恍惚,隐隐作痛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他百思不得其解,因此也没有注意到蓝曦臣提到清心音时略显暗淡的神情,最终还是蓝曦臣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道:“时候不早了,我们早些去习剑吧。”
  两人来到寒室外的空地,蓝曦臣如往常一般指点了宋瑶一些招式后,便开始给宋瑶喂招,宋瑶也快速的收敛了心神,认真以待。
  一切都与往常无异,宋瑶也从开始时的生涩渐入佳境,却在这时,蓝曦臣挽了个剑花,剑尖一挑,直向宋瑶心口的方向刺来。
  这一剑虽既快且急,但蓝曦臣刻意拿捏了力度,宋瑶其实很容易就能接下来。
  可宋瑶看着那把剑离自己越来越近,脑中忽的好像有什么东西重叠起来,一阵剧痛从他心底升起,他捂住心口,脚却如生了根般站在原地,无法挪动分毫。
  剑锋已至,宋瑶却毫无躲避之意,眼看着就要伤到他,蓝曦臣心神巨震,生生回势,这一剑虽拿捏了力度,却到底用了灵力,这一下全部反噬回来,逼得蓝曦臣退后几步,朔月脱手,落在了地上。
  刚才那一幕激得他气血翻涌,此时他心脏剧烈的跳动,一阵熟悉的疼痛自丹田处升起,连带着灵脉间也隐隐作痛起来。
  宋瑶骤然回神,便见蓝曦臣脸色惨白,本以为是方才那一下惊到了他,却忽然注意到蓝曦臣一手按住腹部,已经汗如雨下。
  蓝曦臣按住的地方正是丹田的位置,显然是灵力出了岔子。
  宋瑶脸色大变,猛的扑过去将蓝曦臣扶住,急声问道:“泽芜君,你怎么了?”
  蓝曦臣白着脸摇了摇头,默默的调息了一会儿,好半晌才熬过这一阵疼痛,脸色渐渐好转起来。
  他安抚的摸了摸宋瑶的头,道:“我没事。”
  宋瑶稍稍放下心,心里却还是不舒服,愧疚道:“怪我,若不是我练剑时走神,泽芜君你也不会……”
  蓝曦臣摇头,轻声打断他,道:“不是你的错,我这算是老毛病了,只是不巧突然发作而已。”
  宋瑶一怔,喃喃道:“……老毛病?”
  “嗯。”蓝曦臣应了一声,却不在多言,而是道:“今日就先练到这里吧,我们早些回寒室。”
  宋瑶闻言,咽下了想要问出口的疑问,点了点头。
  回到寒室后,宋瑶仍不放心,目光一直落在蓝曦臣身上,不论蓝曦臣做什么,都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一副生怕蓝曦臣再出什么意外的模样。
  蓝曦臣看得好笑,伸手在他头上轻敲一下,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宋瑶捂住额头,抬眸认真看他,道:“泽芜君,我觉得比应该请个大夫看看,身体之事,不能儿戏。”
  他分明是少年模样,虽这半年来在云深不知处衣食无忧,且时常得蓝曦臣开小灶,身量比之前已抽高了不少,但仍显出几分稚嫩,此时一板一眼的仿着蓝启仁老气横秋的模样,竟显得莫名可爱。
  蓝曦臣心里一暖,不由得笑了起来,他揉了揉宋瑶并不曾被敲疼的额头,温声道:“不必担心,我的身体我自己还是清楚的,不会有什么大碍。”
  宋瑶还欲再劝,蓝曦臣又道:“你也知晓我略通医术,方才我已经查探过,不需再请大夫了。”
  宋瑶抿了抿唇,又上上下下看蓝曦臣半晌,蓝曦臣眉眼含笑,满是温和纵容的任他打量,等到宋瑶终于确认了蓝曦臣真的无碍后,这才勉强作罢。

评论(16)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