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五章

  “……恨生?”

  听到这个名字时,那阵莫名的熟悉感再次爬上宋瑶心头,他喃喃地重复了两遍,抬眸看向蓝曦臣,忽然笑了:“好名字。”

  蓝曦臣顿了顿,却是摇头道:“这把剑很好,只是这名字……太过悲凉。”

  恨生……这两个字简直仿佛概括了金光瑶那短短数十载的人生。

  一路坎坷,满怀恨意,伤人伤己。

  太过不详。

  其实说到底这也不过就是一把佩剑的名字而已,本没有那么多说法,可即便是一把佩剑的隐喻,蓝曦臣也觉得如鲠在喉。

  宋瑶一怔,对上蓝曦臣稍显沉郁的目光,心里蓦地一暖,笑道:“不过一个名字而已,泽芜君何需因此介怀。”

  因为感受到蓝曦臣无声的关怀,宋瑶这一笑不同于往常的乖巧知礼,而是带上了几分开怀,蓝曦臣看得愣了愣,心头压着的东西渐渐消失了。

  的确是他太过执着于前尘往事,却忘了如今与从前已经大不相同了。

  蓝曦臣道:“是我狭隘了。”

  两人对视半晌,各自笑开,宋瑶指尖摩挲着手中剑鞘,半晌慢慢收了笑意,向蓝曦臣拜了下去。

  宋瑶沉声道:“求泽芜君……教我习剑。”

  他低着头,掩下了眼底汹涌的渴望。

  他想要习剑,他厌恶极了处于弱势的滋味,他痛恨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他想要把曾经欺他的那些人踩在脚下……他想变强。

  这一次蓝曦臣没有伸手扶他。

  他盯着宋瑶低下去的发顶,半晌道:“蓝氏剑法,绝不伤及无辜之人,你需起誓。”

  宋瑶一僵,仿佛所有隐秘的心思忽然被人看穿,猛地抬头看他。

  对上的却是蓝曦臣温和洞明的目光。

  蓝曦臣知道宋瑶因着那般出身,心中必有恨意,这恨意事出有因,倘若换蓝曦臣与他易地而处,也可感同身受。

  可他不能任由这恨意在宋瑶心中疯长,最终灭了理智,毁了良知。

  他既有意教导他,便需得他一个保证。

  宋瑶见他并无逼迫之意,心底一松,立刻道:“好,我发誓,若有一日伤及无辜,自当五雷轰顶,不……”

  他话到一半便戛然而止,面露惊异。

  却是蓝曦臣情急之下对他施了禁言。

  蓝曦臣眉头紧蹙,又立刻解了禁言术,将他扶了起来,道:“不需如此。”

  这是听不得他发了毒誓。

  宋瑶看着蓝曦臣难得严厉的脸,张了张嘴,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为了活着,类似的毒誓宋瑶发过不知凡几,他自己都已经麻木,向来只有人咒他早死,却从不会有人因为他一句毒誓而如此在意。

  蓝曦臣却以为他是被方才的禁言术吓到了,缓下声音道:“抱歉,是我一时心急了……这种毒誓,以后不可再发。”

  宋瑶怔怔的点头应下,蓝曦臣这才笑道:“你尚无根基,需得从头开始,明日起我教你修炼,待你结出金丹,再习剑法。”

  宋瑶眸子一亮,强压着心中激动,用力点头。

  于是之后几日,两人一教一学,倒也其乐融融,直至四五日后,蓝启仁回来,才打破了这难得的平静。

  看到蓝思追,蓝景仪等人在廊下倒立抄书时,蓝曦臣便知道蓝启仁回来了。

  对几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爱莫能助,蓝曦臣便带着宋瑶去拜见蓝启仁,毫无意外的被蓝启仁斥责了一番。

  一向被蓝氏众人尊敬有加的蓝曦臣,在蓝启仁面前却与一个人受长辈教诲的孩没什么不同,他恭谨的听着蓝启仁沉声训话,顺从的一一应下,完全不觉得会损了家主的颜面,令一旁的宋瑶心中称奇。

  待蓝启仁面色稍霁,这才看向一旁的宋瑶,眸中严厉却不失温和道:“你便是曦臣新收的子弟?”

  宋瑶颔首,上前向蓝启仁拜了拜,恭谨有礼的唤了声先生。

  蓝启仁素来喜爱规矩懂礼之人,见状目露赞赏,点了点头,蓝曦臣适时道:“侄儿外出游历时偶然救下他,见他资质上佳,便想着带回蓝氏好好教导,他如今尚在启蒙,往后还请叔父多多教他。”

  蓝启仁对蓝曦臣余怒未消,闻言冷哼一声,口中却道:“那是自然。”

  当晚蓝家举办了一场家宴。

  时隔多日后宋瑶终于在一众人的猜测中露了面,蓝曦臣简单的说了两句后,便正式的将宋瑶介绍给众人,只是将宋瑶的出身略去不提。

  宋瑶为此心怀感激,而蓝氏家风素来以雅正闻名,哪怕心里对宋瑶再怎么好奇,也无人会行那些打听探究之事。

  这场家宴本就是为了难得聚在一处的蓝曦臣几人准备的,因此蓝曦臣只宣布了几件事后,便直接开了宴。

  余光里瞥见蓝忘机魏无羡那边小动作不断,蓝曦臣向蓝启仁的方向看去,见蓝启仁沉着脸正襟危坐,一副装聋作哑眼不见为净的模样,不由一笑。

  于是他转向身边的宋瑶,低声问道:“饭菜可还合胃口?”

  宋瑶端起面前的汤碗喝了一口,嘴里又苦又涩,面不改色道:“这饭菜很好。”

  蓝家家宴上的饭菜到底好不好蓝曦臣自然心中有数,见宋瑶一脸严肃郑重,又想起兰陵金氏餐餐精致奢华仍不能令金光瑶提起太大食欲的吃食,不由得忍俊不禁。

  他笑看了宋瑶一眼,低声又道:“若是不合胃口,一会儿散了席,我再做些别的给你。”

  宋瑶一愣,讶然看他,迟疑道:“泽芜君……会做饭?”

  蓝曦臣点了点头,轻声道:“忘机以前练习厨艺时,常请我去给他试毒……咳,试菜,时日久了,也学会了一些。”

  宋瑶神色一喜,脸上的严肃郑重立时绷不住了,手中的汤碗被他直接放得远远的,干脆道:“多谢泽芜君。”

  蓝曦臣低笑出声。

  蓝启仁在一旁用力的咳了起来。

  蓝曦臣闻声敛了笑,和宋瑶不约而同的端起面前的汤碗抿了一口,动作出奇的一致。

  蓝启仁看得瞪眼。

  奈何之后两人都安静的很,甚至连魏无羡也乖觉起来,直到家宴结束,蓝启仁也没再找到几人的错处,只得愤愤离去。

  蓝曦臣和宋瑶回到寒室,宋瑶便一言不发的看向蓝曦臣,眸子里一片晶亮。

  蓝曦臣一阵好笑,抚了抚宋瑶垂落在颊边的发,温声道:“我去做些吃的,你在这里等我。”

  宋瑶乖乖的点头。

  半个时辰后,蓝曦臣提着食盒回来,将饭菜一一摆在内室的小桌上。

  菜式不多,只有三道,一道清汤银耳,一道木樨肉,还有一碗蛋羹。

  总体来说这里十分清淡,但比之蓝氏家宴上的草根枯叶,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蓝曦臣刚将几道菜摆好,宋瑶已经麻利的坐到桌边,自觉的摆好碗筷,眸光晶亮的看着他。

  蓝曦臣笑道:“吃吧,我只做了你一人的分量。”

  宋瑶讶然道:“泽芜君不吃么?”

  蓝曦臣摇了摇头,也在桌边坐下,拿了宋瑶多摆出的一副筷子,夹了些木樨肉到宋瑶碗里,轻声催促:“快吃。”

  宋瑶于是不再多言,听话的将碗里的饭菜吃下,眼中顿时一亮,笑道:“想不到泽芜君竟会做这般地道的鲁菜。”

  蓝曦臣做的都是兰陵地方的家常菜,虽不复杂,但若要做到正宗也是十分不易。

  蓝曦臣笑道:“从前常去兰陵,这些菜尝的次数多了,便记住了。”

  他依稀记得这几道菜曾经最受金光瑶偏爱,练习厨艺时便尝试着做了,本想着有一日能做给金光瑶尝一尝,只可惜后来便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所幸这些菜的做法他一直记得,如今便又有了用武之地。

  蓝曦臣唇角微弯,露出抹浅浅和煦的笑,问道:“好吃么?”

  宋瑶用力点头,又低头扒了口饭,秉着食不言的规矩,只眉眼弯弯的冲着他笑。

  就如同很久以前,蓝曦臣和金光瑶品茗对弈,秉烛夜谈,每每谈到快意之处,金光瑶也会笑得弯起眉眼,毫不设防。

  那个时候金光瑶的笑还没有掺杂那许多利用与虚假,那个时候,金光瑶还唤他二哥。

  蓝曦臣心底微暖,笑叹了一声。

  所谓岁月静好,大抵便是如此了吧。

评论(11)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