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三章

   次日蓝曦臣醒来时,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看向身侧,就见宋瑶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身体两侧,一听到动静便立刻睁开了眼,见蓝曦臣起身,马上跟着坐了起来,跳下床快速的穿戴整齐。

   蓝曦臣一眼便看出他早就醒了,想必是怕惊扰了他,这才一直规规矩矩的躺在那里,连动都没敢动一下。

   蓝曦臣不由得有些好笑,将手中的抹额带正了,空出手来摸了摸宋瑶的头,笑着问他:“饿了么?”

   宋瑶乖乖的点了点头。

   蓝曦臣忍俊不禁,目光不由得柔和下来,他本就生的清俊,此时唇角微弯,溢出一抹浅浅的柔和的笑来,便如雨后天晴云破日出,竟将宋瑶看得一怔,还未回过神,便已被蓝曦臣牵出了内室。

  这些日子蓝曦臣为了照顾宋瑶母子,早早的在附近的酒楼付了钱,与酒楼的伙计定好每日按时送来三餐,此时刚好到了送饭的时辰。

  宋瑶想先行去取,还未踏出门槛,便被蓝曦臣拉了回去,紧接着肩上一沉,蓝曦臣已解下大氅,披在宋瑶身上。

  氅衣自然是按照蓝曦臣的尺寸做的,此时披在宋瑶身上,后摆直直的没过了脚踝,显得宋瑶格外的瘦弱。

  蓝曦臣眸光黯了黯,缓了缓心头蓦然泛起的一缕疼痛,这才低下头仔细的为宋瑶将氅衣的带子系好,同他一起出去取了饭食。

  交代了伙计往后不必再来后,蓝曦臣和宋瑶回了屋子,宋瑶立刻抢着将食盒里的饭菜摆好,端端正正的坐到桌边。

  蓝曦臣本以为他是饿了,正自好笑,却见宋瑶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并不动筷,不由得有些疑惑。

  他拿起自己面前的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挑好刺后放进了宋瑶的碟子里,宋瑶这才如蒙特赦般,以一种斯文却并不慢的速度吃了起来。

  蓝曦臣愣了愣,突然意识到,宋瑶是在等他先动筷,才有所动作的。

  若是旁人,大概只会道一句这少年乖巧又知礼,是个可塑之才,可蓝曦臣太了解金光瑶,他很清楚,这番小心翼翼的举动与乖巧听话无关。

  宋瑶这样小心翼翼,是怕他会丢下他。

  到底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骤然丧母,就算心性再坚韧,心中也定是不安的。

  那么前世的金光瑶,幼时不曾遇见蓝曦臣,遭受的不是众人的鄙夷白眼便是旁人的奚落乃至欺辱,那个时候的金光瑶,该是什么模样?

  蓝曦臣不由得蹙了眉,对着一桌的饭菜突然觉得索然无味,他放下筷子,却不想对面的宋瑶见状,也跟着停了动作。

  蓝曦臣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只好重新拾起筷子,依样将几道菜夹了些到宋瑶碗里,轻叹道:“阿瑶,在我面前,你不必这样小心翼翼,我既允了带你离开,便定会说到做到。”

  宋瑶一僵,眼眶蓦地有些热,他慢慢的低下头,看着碗中的饭菜,低低的应了一声。

  蓝曦臣轻笑着抚了抚他的发,故作严肃道:“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那么少怎么行,把这碗饭吃完之前,不许下桌。”

  他看似严厉,语气里的温和却藏都藏不住,那温和如丝线般细细的缠绕上宋瑶心头,宋瑶心中定了定,听话的低头扒饭。

  待他吃完,蓝曦臣道:“可还有什么东西要带?若是没有,我这便带你回姑苏。”

  宋瑶闻言眸中亮了亮,立刻道:“我想带上我娘的遗物。”

  蓝曦臣颔首应了,待宋瑶收拾好,便带着他一路御剑回了云深不知处。

  即便蓝曦臣一路上将宋瑶稳稳护着,到云深不知处时,宋瑶仍是脸色煞白,连掌心都被冷汗浸湿了。

  蓝曦臣不放心的扶住他的手臂,神色间不自禁流露出几分担忧和自责,低声道:“是我考虑不周,未料到你会这般不适……阿瑶,你还好么?”

  宋瑶抿着唇勉力笑了笑,掩下指尖细微的颤抖,定了定神道:“我没事……只是骤然到那么高的地方,有些不适应。”

  他略略苦笑,微垂了眸子道:“儿时在那地方……曾被人从楼梯上推下去,摔得疼了些,所以……”

  蓝曦臣曲指点在他唇上,止了他未完的话。

  宋瑶怕高。

  蓝曦臣御剑时便意识到这一点,他御剑素来平稳,按理就算是从不曾御剑的凡人也不该觉得不适,可宋瑶从一开始就脸色发白,死死的攥着蓝曦臣的衣袖,不敢向下看一眼,然而蓝曦臣几次提议换其他方式赶路,却都被宋瑶摇头拒绝。

  蓝曦臣知道宋瑶好强,见他此时仍是惨白的脸色,不由得心中一软,正欲拍一拍他的肩头稍加安抚,却猛的僵住。

  他突然记起,金光瑶曾两次被踢下金麟台,而金麟台的高度,比之一座小小的楚馆,不知高了多少倍。

  可金光瑶掩饰的太好,蓝曦臣竟从不知道,他其实是怕高的。

  蓝曦臣心中发涩,僵在半空的手最终还是落在宋瑶肩头,他低低的,却不乏坚定的道:“往后不会了。”

  宋瑶心底一颤,然而不等他开口,就听得不远处几道声音同时惊诧的唤道:“……泽芜君?”

  蓝曦臣回首,便看见蓝思追,蓝景仪一行人,背着包袱别着佩剑,一副准备下山的模样。

  往年蓝曦臣外出云游不足五月绝不会回来,几人显然没想到他这次回来的这般早,一时间表情都有些微妙,却还是规规矩矩的见了礼,一个个乖的如同蓝忘机养的兔子。

  蓝曦臣一见他们这副模样便是了然,笑道:“准备出去夜猎?”

  几人闻言,顿时垂头丧气,如同霜打的茄子,蓝思追闷声应道:“是。”

  前段时间他们刚因为同温宁一起夜猎被蓝启仁严词斥责一番,罚了倒立抄家规,并严令他们这几个月内都不许再外出夜猎,此时罚期未满,这几人显然是趁着蓝启仁不在,偷溜出来的。

  蓝曦臣看着面前低下去的一片乌压压的脑袋,心中好笑,温声道:“去吧。”

  几人刷的抬头,一脸惊喜的看着他,蓝曦臣笑了笑,补充道:“莫让叔父发现。”

  众人欢呼一声,紧张劲儿一过,这才发现一直安静站在一旁的宋瑶,蓝思追问道:“泽芜君,这是?”

  蓝曦臣将人拉到身前,介绍道:“这是宋瑶,往后便是蓝氏子弟了。”

  宋瑶骤然被拉至人前,却并不紧张,大方的向蓝思追等人一礼,行的正是蓝思追他们方才的礼节,而宋瑶做出这般动作,竟比多数从小受训的蓝氏子弟还要标准。

  几人不由得对宋瑶心生好感,立刻回了礼,同宋瑶交谈了几句,这才同蓝曦臣告别,下山寻温宁和金凌去了。

  蓝曦臣没有直接带着宋瑶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去寻蓝忘机和魏无羡二人,蓝忘机的住处无人,蓝曦臣想了想,带着宋瑶去了藏书阁。

  远远的便看到藏书阁二楼的窗户开着,一身蓝氏校服一丝不苟的蓝忘机站在窗边,而魏无羡整个人直接挂在了蓝忘机身上,蓝曦臣远远的便听到魏无羡语气轻佻道:“蓝二哥哥,当年你在这儿看着我抄家规的时候,是不是要被我气死了,满脑子都想着怎么欺负我啊?”

  他轻佻的去挑蓝忘机的下颚,微眯了眼睛,笑道:“说实话,蓝湛,你心里是不是很想在这里和我……”

  蓝忘机神色不变,道:“试试。”

  魏无羡:“哦……嗯??”

  蓝忘机垂眸看他,重复道:“今晚试试。”

  蓝曦臣眼看着两人越凑越近,下意识的抬手捂住了宋瑶的眼睛,轻咳了一声。

  楼上的两人闻声向下看来,见是蓝曦臣,魏无羡这才不甘不愿的从蓝忘机身上下来,他素来脸皮厚,此时仿佛刚才那个满嘴荤话的人不是他一样,整个人没骨头似的倚在窗边,笑眯眯的招呼道:“泽芜君,这次回来这么早?”

  蓝忘机拎着他的领子让他站好,神色如常的唤了声兄长,耳根却有些红了。

  他目光落在一旁的宋瑶身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眉心慢慢蹙了起来,问道:“兄长,这是?”

  蓝曦臣道:“这是阿瑶。”

  他转头看向宋瑶,道:“这是我弟弟忘机,这是魏公子。”

  宋瑶依旧规规矩矩的向两人行了礼。

  蓝忘机和魏无羡一听这称呼便已明了,蓝忘机面色依旧冰冷严肃,眸中却透出明显的关心和忧虑,魏无羡也慢慢敛了笑,目光中多出几许慎重来。

  蓝曦臣知道他们有所顾虑,不等他们说话,便道:“我已将他收作蓝氏子弟,往后会带在身边好好教导,你们不必担心,忘机,今日我先带阿瑶安置下来,其他的事,我们明天再细说。”

  蓝忘机顿了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望着蓝曦臣和宋瑶离去的背影,蓝忘机淡色的眸子微沉,心中复杂。

  魏无羡戳了戳他,道:“别这么严肃嘛,他如今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不点儿,你哥会看好他的。”

  蓝忘机转头看他,点了点头。

  魏无羡贼心不死,见他看过来,整个人又挂到了他身上,在他耳边低声调笑:“那……咱们继续?”

  蓝忘机:“……嗯。”

  ……

  蓝曦臣不知这两人心中所想 他带着宋瑶回到寒室后,不久便有人送来了给宋瑶准备的衣物,正是一套崭新的蓝氏校服。

  蓝曦臣于是让宋瑶穿上试试,不过片刻,当宋瑶从屏风后走出来时,蓝曦臣却愣住了。

  习惯了上一世的金光瑶穿金星雪浪华贵端凝的模样,此时的宋瑶一身雪白,卷云纹抹额遮住了眉心那一点妖异的胎记,端端正正的往那里一站,显得整个人斯文俊秀,竟一点也不违合。

  蓝曦臣心中一动,走上前替宋瑶正了正抹额,见他一副规矩的模样,不由笑了。

  他心里由衷欢喜。

  蓝曦臣浅浅的笑着,含了无限的开怀与满足。

  他该庆幸,他找到宋瑶时还不算太晚,此时的宋瑶心中还没有那么深的恨,他还可以将他带在身边,关心他,教导他,将他上辈子错失的那些,一样一样的,还给他。

评论(10)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