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枫

【曦瑶】昭城雪by折枫

 第二章

  蓝曦臣租下的院子里有一株腊梅。

  那腊梅被主人家栽在前院,打开窗子便能看到,宋韶一向是极爱梅花的,可她如今身子虚弱受不得风,窗户便是连个缝也开不得。

  于是宋瑶每日都会到院子里折一支腊梅,放在宋韶床前最显眼的位置,日日如此,从不间断,而宋韶每一日醒来的第一眼便看见床前盛放的腊梅时,都欢喜极了。

  可就算如此,再加上蓝曦臣每日用灵力为她续命,宋韶的身体还是眼见着一日一日的虚弱下去。

  这一日傍晚时,宋韶把宋瑶叫到了床前,她看起来精神比前几日好了许多,面上也多了几许红润,望着宋瑶的目光温柔如水,却蓄满了悲伤。

  蓝曦臣看得出来,这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宋韶说:“阿瑶,帮娘把窗子打开好吗?娘想看看外面的梅花。”

  宋瑶显然也明白了什么,他脸色煞白,唇角颤了颤,最后还是咬紧了牙,将宋韶扶坐起来,跑去打开了窗子。

  宋韶定定的看着窗外的梅花半晌,面上忽然露出一个恬淡的笑来,仿佛是忆起了这世间最美好的事情一般,她说:“真美啊……我第一次遇见你父亲时,也是这般梅花盛开的季节。”

  宋瑶咬紧了唇不语,宋韶抚了抚他的发丝,温柔的看向他,眸中有爱怜亦有愧疚,她说:“阿瑶,当年娘一意孤行的生下你,其实娘是后悔过的,将你带到这个世上,让你和娘一起受苦,究竟是对是错,娘一直想不明白。”

  宋瑶浑身一颤,袖中的手狠狠的握成拳头,心底汹涌的慌乱中逐渐升起一阵细密的疼痛。

  可还不等他说话,便听到宋韶低柔的声音娓娓传来,含了无限的满足与爱意:“可是看着你一天天的长大,长成这般灵秀可爱的样子,娘就一点都不后悔了。”

  “阿瑶,你是上天赐给娘最好的礼物……”

  “阿娘!”宋瑶眼中一热,扑进了宋韶怀里,死死的抱住了她。

  宋韶笑了笑,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蓝曦臣,眸中的笑意渐渐变成了哀伤。

  她似是有些难以启齿,却还是鼓足了勇气,道:“泽芜君,阿瑶是个好孩子,我观这些日子你们相处,你该也是喜欢他的……我清楚,按理来讲,我走后该叫他去寻他的生身父亲的……”

  “可等了这么多年,其实我早已想明白了,他的生身父亲……并不想认回我们母子,只是我心里需要一个念想,总是不愿承认罢了。”

  “我知道这请求着实过分了,可我实在不想让阿瑶像我一般去等待一个男人的垂怜……所以泽芜君,能不能允许我恬不知耻的求您一次……带阿瑶走?”

  “阿娘……”宋瑶的声音已带上了明显的颤抖和哽咽,抱住宋韶的双臂不自觉更加用力,似是想要抓住什么一般。

  蓝曦臣对上宋韶满是祈求的眼睛,沉声道:“宋夫人放心,我会照顾好他。”

  宋韶提着的心终于落地,她一直强撑着一口气,此时已是力竭,呼吸变得困难起来,她抬起手想要触碰宋瑶的脸,却发现连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十分吃力。

  “阿娘……”宋瑶握住她的手贴在脸上,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

  宋韶勉力笑了笑,说:“阿瑶……别哭……”

  她大口的喘着气,已经气若游丝,却还是费力的挤出一个一个字来:“阿瑶……别去找你父亲了……娘总说要等他,如今娘累了……再不愿等了……你……你跟着泽芜君……要听话……好好生活……”

  “阿瑶……阿娘爱你……”

  她话音未落,抚在宋瑶脸上的手便无力的垂了下去,宋瑶慌乱的握住她的手,却发现那手冷得似窗外的冰雪。

  宋瑶似是有些回不过神来一般,嘶哑着声音低喃道:“阿娘……你别走……”

  “阿娘……”

  “阿娘——”

  他一声又一声的唤着,终于伏在宋韶的身上,肩头颤动,不再做声。

  良久,蓝曦臣揽住他的肩,将人转了过来,目光触及到他脸上时却是一怔。

  宋瑶的眼眶是红的,黑白分明的眼里盛满了悲痛,脸上却没有泪。

  他抿了抿唇,声音依旧嘶哑的厉害,却还是道:“泽芜君,我想找个地方,安葬我阿娘。”

  他不曾流泪,可越是如此,蓝曦臣心中越觉得疼,他半蹲下身,将宋瑶揽了过来,轻轻的抱了一下,道:“好。”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宋瑶怔了一下,这是除了他母亲以外,宋瑶第一次尝到被人拥抱的滋味。

  蓝曦臣的怀抱宽和温暖,竟让宋瑶阵阵发冷的身子,渐渐生出了暖意。

  见他神色恍惚,蓝曦臣安抚的在他背上拍了拍,最后带他寻了一处风水极好的地方,安葬了宋韶。

  等他们再回到小院的时候,早已过了亥时。

  宋瑶这一日情绪大起大落,此时已是累极,不多时便睡了过去。

  蓝曦臣不放心他一个人,于是熄了灯,在宋瑶身边躺了下来。

  夜色中,蓝曦臣定定的看着宋瑶苍白的睡颜。

  宋瑶眉心紧蹙,眼角晶莹的一点,似是泪痕。

  蓝曦臣叹了口气,伸手,轻柔的抚去那眼角的湿润。

  他顿了顿,终于,还是在宋瑶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不含其他,只是怜惜。

  一片寂静中,只听得到蓝曦臣温煦柔和的低喃。

  他说:“对不起,我来迟了。”

  ……

  蓝曦臣猝然从梦中惊醒,心头惊悸,冷汗淋漓。

  金光瑶胸前染血的模样似乎犹在眼前,那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定格在蓝曦臣脑海里,再也挥之不去。

  他抚住胸口,虽知是梦,却还是忍不住,乱了心神。

  金光瑶死后十四年,他曾无数次做过这样的梦,每每午夜梦回,都是金光瑶观音庙那日眼含泪意声嘶力竭的模样。

  而在那些梦境里,他就那么一次又一次的,用手中朔月轻而易举的刺入金光瑶的胸膛,再从梦中惊醒,面对着漆黑如墨的夜色,大汗淋漓,恍如隔世。

  蓝曦臣闭了闭眼,一如每次惊醒时一般,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不自禁低喃了一声:“阿瑶……”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身旁有人低低的应了一声。

  蓝曦臣一怔,向身边望去,便见宋瑶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面带疑惑的看着他,显然是被他吵醒了。

  他终于回过神来,心头闪过一缕愧疚,抚了抚宋瑶的发丝,低声道:“无事……睡吧。”

  宋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乖乖的点了点头,不多时,便又睡了过去。

  蓝曦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目光不自觉落在宋瑶安静的睡脸上。

  他心底骤然涌起一股说不出的安定与轻松,极缓慢的挪了挪身子,让自己更靠近宋瑶。

  旁边的身子是温热的,完好无损的,不曾经历过那么多阴暗倾轧,不曾受过那些极致的痛,亦不曾犯下不可挽回的过失。

  蓝曦臣弯了弯唇角,闭上了眼睛。

  这些年他不顾蓝氏族人的反对,执意每年外出云游五月有余,便是为了寻找阿瑶的转世。

  他本以为红尘陌陌,于茫茫人海里寻找一个转世之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所幸他寻寻觅觅十四栽,如今,终归是寻到了。

评论(6)

热度(135)